大洋电机终止收购实控人亲属氢燃料资产

时间:2019-08-11 来源:www.cmlm.net

?

两次查询无法透露核心信息大洋电气终止收购现实生活中的亲属氢燃料资产

证券时报e公司

自2019年6月底宣布收购关联方氢燃料资产以来,大洋电气()已被交易所两次询问。由于无法披露收购核心信息,最终于8月1日晚发布公告终止收购上海重塑。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改造)的部分股权。

核心信息无法披露

回顾计划,大洋电气拟投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惠清精诺投资合作伙伴,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鲁平京能投资合作伙伴,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景龙保罗投资合作伙伴和宁波梅山保税区香港区彭范志斌投资合伙公司在上海共持有14.586%的股权,相应的现金为2.62亿元。

如果交易完成,大洋电气将持有上海14.586%的股份。

根据披露,此次收购构成关联交易,大洋电气实际控制人的弟弟陆庆平是方慧清京诺和鲁平京能的主要投资方,是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伙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彭辉的母亲梁兰银是方景龙保罗和彭梵志交易对手的主要投资人,均为公司的相关法人。现金收购重组集团14.586%股权的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7月8日,大洋电气按照有效股权转让协议向对手方支付了第一笔股权转让款,总额为1.44亿元。

本次交易中,大洋电气于7月5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要求披露过去三年收购目标和业务交易的具体参数。

大洋电气对上海改造的重述表示,它将尽最大努力与上市公司合作,以回应关注信的关注,但因为上海已经重塑为一家非上市公司,并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对于氢燃料电池产业的发展,相关企业和资本不断进入行业,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大洋电气进一步指出,如果在现阶段披露相关信息,可能会对上海的生产经营改造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要求上市公司严格保密其相关商业秘密。因此,有关上海重塑原材料价格,成本,费用,客户和交易的信息是其核心商业秘密,估值等相关信息未在回复中披露。

这引发了交易所再次询问,海洋电气表示,鉴于监管当局高度关注交易,两个高标准都要求上市公司披露相关信息。但是,大部分信息需要由上海重塑,相关信息不能公开披露。经过综合考虑,大洋电气与对方真诚谈判并决定终止交易。

根据友好协商的结果,对方已退还公司支付的第一笔股权转让款,上述改制股东的交易相关工商变更手续也相应终止。

大洋电气表示,终止交易不会影响上市公司的生产经营,也不会损害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利益。大洋电气认为,上海改造是国内燃料电池行业的优秀高科技企业,也是国内氢燃料电池行业最具价值潜力和发展前景之一;

与此同时,大洋电气表示,在未来,基于自身运营,将继续关注氢燃料电池产业及其产业链企业的发展,改善和扩大公司的业务布局,增强上市公司的竞争力。

想要超过6倍的收购

此外,由大洋电气转让的上海改造股权转让的增值率高达633.09%;与惠清精诺,鲁平京能,京龙宝罗,彭梵志相比,这些股份相当。与宾源的出资相比,收购成本差异达到7016.23万元。

上市公司回复称,交易定价考虑了交易对手的原始资本成本和PE机构及其关联方增资后的上海重塑估值,这是在双方友好协商后确定的。

然而,证券时报公司的记者注意到该公司高价值收购的盈利能力并不稳定。 2015年9月,上海改造了其主要产品,即汽车燃料电池系统。 2017年实现净利润1112.3万元,但2018年净利润为536.2万元。

对于2018年的亏损,大洋电气表示,上海的主要业务是氢燃料电池产品及其核心部件的研发,销售和技术服务。去年,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随着销售规模的增长而增加。这一增长加上2018年的研发投入,导致卢比增加。

在销量方面,上海在2017年和2018年重塑了1000多套氢燃料电池系统,海洋电气认为它处于行业的最前沿;因为根据相关数据,2017年和2018年中国氢燃料电池汽车的生产和销售分别为1275辆和1527辆。

除收购外,交易所还质疑上海电力传动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际净利润,该股权是之前重大资产重组的主题,以及履约补偿承诺。上市公司于7月5日作出回复并全面持股。股东陆楚平以自有资金支付了2.38亿元的2018年业绩报酬。

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卢楚平及其协同行动者陆三平在2019年9月27日至2019年6月17日期间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标减持了公司,然后再给予绩效补偿。 1.02%的股份,按平均价格计算减少,现金减少总额约为1亿元。 5月,陆楚平的主要股东也宣布了减持计划,该计划用于处理股票质押和履行履约补偿义务。

从股价走势来看,自5月份减持计划披露以来,大洋汽车股价已下跌约11%,收于4.02元/股。

主编: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