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仁药业分红爽约追踪 千万元供应商欠款要“分期”

时间:2019-08-11 来源:www.cmlm.net

?

sh600781.gif

热点

自选股票

数据中心

市场中心

资金流动

模拟交易

客户端

Furen Pharmaceutical的“股息和酷”事件继续在资本市场上受到影响。

7月31日,Furen Pharmaceuticals再次下跌5.76%。自恢复交易以来,富仁药业的累计市值已超过22亿元,并且有三个字数限制。

截至,年净收入63.17亿元,非净利润8.29亿元,净现金流量10.32亿元,不合格现金仅377.77万元。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第一季度仍拥有18.16亿元货币资金的辅仁制药,不仅无法获得6000万股红利,而且还有超过1000万的供应商欠款。

“与处方药的合作仍在继续,但我们非常担心。他们仍有超过1000万欠款。他们给了我们还款计划,并表示他们应该分期偿还。” 7月31日,仁药业的一家供应商向21世纪经济报道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过去三年中整理了富仁药业的财务数据,发现差异远不止于此。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建设项目均显示异常。

应收账款突然增加了怀疑

过去三年,富仁药业的应收账款远远超出收入增长率。

2016年至2018年,富仁药业应收账款分别为17.65亿元,23.62亿元和28.3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6.83%,而富仁药业的营业收入为50.13。 1亿元,58亿元,63.1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12.26%。

在过去三年中,富仁制药的应收账款增长率使营业收入增长率翻了一番以上,上市公司实现的总收入的近一半是应收账款。

“医药行业的应收账款继续增加,可能是由于未支付现金费用造成的,如5元人民币,客户8元,客户20元,客户18元。报销10元的费用,使药品公司的收入,应收款和毛利都很高,而且药品公司缴纳的地方税相对较高。这种方法比较受欢迎,特别是在双票制的情况下。“7月31日,中科创富的合伙人王永军在接受采访时指出。

“如果制药公司没有偿还客户的报销费用,那么客户就没有足够的钱来偿还,而且应收账款将在那里停留很长时间,而且会变得越来越大。”王永军补充说。

事实上,Furen Pharmaceuticals的大部分应收账款都是在2017年收购的目标制药集团。后者的应收账款不仅规模大而且长,远远超过行业平均水平。

2018年,凯飞集团实现非净利润8.33亿元,占富能药业非净利润的100.48%,几乎支持了上市公司自身的发展。

上市前,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远高于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周转天数。 2014 - 2016年,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50.51天和61.91天。 72.13天,药业集团开业周转天数分别为101.12天,104.90天和118.54天。

件更为严格,而凯飞集团则是非上市公司。

但是,这个结论显然是站不住脚的。上市后,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不会减少。 2017年和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的周转天数分别达到128天。 148天。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于2017年1月至8月整理了制药集团五大客户名单。其中两位可能与富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辰有关。

2017年1月至8月,周口仁和药业有限公司(“仁和药业”)和河南恩济药业有限公司(“恩子药业”)分别向药业集团出资75,092,800元。销售收入6988.50万元,位居第二和第四大客户之列。

开心宝数据显示,仁和药业与恩济制药董事长是同一人。杨玉成,杨玉成也是海王生物(.SZ)子公司河南海王的总经理。

2014年,朱文辰控股富仁控股,与海马投资和建业控股一起,成立股权投资基金庐山资本(持股20%),投资机构“嘉兴庐山昌”,包括“第一期基金”的募集资金目标一个名叫杨春雨的自然人(持股比例为8.6%)。

杨春雨和杨玉成密切相关。两人共同创办了两家公司。其中两家持有50%股份的南洋东森房地产有限公司于2011年被取消。另一家河南东森爱业有限公司成立。 2017年6月,它一直存活至今。

7月31日,“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称海王生物证券为投资者。经营者说:“我不知道具体(业务)情况,但我们肯定与Furen Pharmaceutical没有关系。作为客户,它可能是转让,他们通过我们的经销商网络销售产品。”

在建工程陷入困境

长期的应收账款只是辅仁制药危机的一个角落,而富仁制药在建的许多项目也异常。

2016 - 2017年,开滦集团在准备注入上市公司时有一个大胆的新项目。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富仁药业建设分别为3.06亿元,8.02亿元和8.34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65.09%。

富仁药业的建设项目主要来自开滦集团“郑州玉港青霉素生产线厂房”,“开鲁厂生产线及配套项目”,“郑州豫园生物制药产业园”,“试点车间”等5个核心项目。支持项目“和”中药配方颗粒和碎片生产线研讨会“。

2017年年报中,上述五个项目的预算分别为1.16亿元,9.07亿元,99.9亿元,1.46亿元和2600万元。全年新增投资.6万元,5.26亿元,5.12亿元。人民币1.42亿元和万元,完成度分别为98.86%,73.23%,0.51%,96.46%和80.82%。

但是,到2018年,上述在建项目的进展急剧下降。 2017年,投资5.26亿元的“开放式工厂生产线和配套工程”2018年仅增加6562.77万元;另计“郑州豫生物医药产业园”,计划投资9.99亿元,到2018年底完成,账面价值仅为937.546万元,完成率仅为10%。

值得注意的是,据媒体报道,由于未能支付工资,“郑州豫生物制药产业园”于2018年10月被关闭。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还指出,2017年,80.82%的“中成药颗粒和破壁生产线车间项目”已经完成。到2018年底,完工度突然变为72%,预算金额从2017年起突然增加2600万元,达到1.72亿元,但富仁药业没有透露原因。

“如果在建工程无法在没有完工结算的情况下转换为固定资产,则无需累计折旧。这是调整利润的方法之一。”王永军说。

在建设大量项目的障碍背后,从侧面也发现公司的运营并不那么富有魅力。

在仔细审查会计科目后,不难发现双重存款和贷款以及关联方大量借款等问题。

2016 - 2018年,富仁药业的货币资金高达14.2亿元,12.89亿元和14.56亿元,但公司的利息收入基本可以忽略不计,2018年的利息收入仅为60,698,200,这是相当尴尬的。元。

相反,富仁制药的财务成本一直在增加。 2016 - 2018年短期贷款分别为18.8亿元,20.3亿元和24.89亿元,财政支出分别高达1.89亿元,2.09亿元和2.44亿元。元。

此外,富仁药业还与关联方进行了大量借款。 2017年,富仁制药从富仁控股和富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投资6.83亿元; 2018年,富仁药业从富仁科技控股和富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撤至6.25亿元,同时撤回6.82亿元。

主编:陈有然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