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里程碑:主客场赛制将使电竞离传统体育更近一步

时间:2019-08-22 来源:www.cmlm.net

?电竞“里程碑”:主客场赛制将使电竞离传统体育更近一步

  根据《守望先锋联赛》公布的2020赛季规则,所有20支参赛队伍将被划分至四大赛区,分别是大西洋赛区北部,大西洋赛区南部,太平洋赛区东部和太平洋赛区西部。届时,每支队伍都拥有自己的主场,并将在常规赛期间进行28场比赛,包括与本赛区队伍交手两次以及与非本赛区队伍交手一次。

  这对电竞产业而言无疑是一个里程碑事件。现阶段,包括国内的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在内的诸多电竞赛事其实都在探索主客场赛制,与它们的赛事主要集中在中国不同,《守望先锋联赛》的比赛是在全球落地,这也意味着它将成为首个跨国家、跨时区的主客场电竞赛事。

  8月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暴雪位于上海浦东的办公室采访了《守望先锋联赛》产品策略及全球业务高级总监柴诚然。他向记者表示,《守望先锋联赛》从创立之初就已经确定了推行主客场制度的方向,这其实也是从传统体育中吸取了经验,因为以城市冠名的体育俱乐部,都能吸引到很多当地粉丝,而这种地域归属感在现有的电竞行业中还未出现。

  全球主客场落地

道路上,暴雪走得也是小心翼翼。在已经结束的2018赛季和即将结束的2019赛季,《守望先锋联赛》并没有直接推行主客场赛制,而是进行了一系列探索。

  柴诚然表示,因为《守望先锋联赛》是一个相对新的赛事,一开始所有队伍都是刚刚组建,他们有大量的工作要做,除了建立比赛团队,还要建立一些后台支持团队。而作为赛事联盟,也需要时间去完善整个赛事体系,所以如果一开始就让战队去打主客场,很不现实。

  因此,《守望先锋联赛》过去两年的比赛都在美国洛杉矶的暴雪竞技场(Blizzard Arena)进行。第一赛季,共有12支战队,第二赛季则扩充至20支战队。他们集结在洛杉矶,然后在这里完成所有的训练以及比赛。

  但从2020年2月开始,这20支战队将拥有各自的主场,《守望先锋联赛》的所有比赛也将在这些遍布全球的主场场馆中进行。柴诚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个转变过程并不容易。对各个战队而言,他们首先要寻找自己的主场场馆,像美国的一些大型场馆非常抢手,租用的话需要提前七八个月去预订,这类场地排期问题必须先解决。

  而对于《守望先锋联赛》联盟,在制定赛程的时候要考虑的因素也变得更加复杂,比如战队的差旅、比赛的时差等等。据记者了解,由于主客场的赛制,2020赛季也将不再分阶段进行,这意味着赛制期间每周都会有《守望先锋联赛》的比赛。

  柴诚然表示,“在主客场赛程的安排上,我们首先考虑的是让各个战队的比赛时间不要重复。之前我们发现,很多粉丝会支持多支队伍,但过去的比赛往往都是同时进行的,这让他们不得不在战队间进行选择,而新赛季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此外,对于如何减少异地比赛对战队竞技状态的影响,柴诚然表示,四个赛区的划分,基本是把同一区域的战队放在一起,比如中国的四支战队都在太平洋赛区东部分区,这样能大幅减少时差带来的影响。

  其次,《守望先锋联赛》联盟还会要求各个主场战队为前来访问的客场比赛队伍留足训练时间以及提供训练设备,这样便可以解决客场队伍到不同地方的赛前训练问题。

  可即便如此,主客场赛制依然会对客场战队的竞技状态产生影响。对此,柴诚然认为,这在传统体育赛事中其实早已习以为常,比如NBA赛事中,主场优势便一直存在,而这种主客场的差异,其实也会给比赛增添非常多的观赏性,同时,这也让电竞赛事向传统体育更近一步。

  掘金电竞商业价值

  对《守望先锋联赛》而言,全球化主客场赛制的推行还会带来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就是成本的增加。柴诚然向记者表示,成本确实会增加,但联盟更看重的是,主客场赛制所带来的商业化增量,“按照我们的预期,这个营收的增量是可以覆盖掉增加的成本的。”

  “当各个战队真的开始举办主场比赛时,他们能够展现出很多之前没有展现的商业机会。尤其是作为当地城市的一个电竞战队,它对当地粉丝的吸引,这是很多广告商希望得到但在其他载体上无法获得的注意力,这点在北美的城市更为明显。”柴诚然表示。

  柴诚然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守望先锋联赛》在2019赛季已经进行过验证。4月28日,《守望先锋联赛》曾首次离开洛杉矶并来到美国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的艾伦活动中心,有8支队伍在这里体验了主客场的比赛体验,其中作为主场战队的是达拉斯燃料队。

  而通过这次尝试,《守望先锋联赛》也第一次见识到了“主场”的魅力。记者获悉的一份数据显示,艾伦活动中心此次为比赛开辟了4500个观众席,而两天9000人次的观赛席位很快就售罄,其中约77%的现场观众是来自达拉斯市。

  柴诚然表示,未来的主场除了门票售卖,还有更多可想象的商业空间,比如周边、赞助等等。“我们也鼓励各个队伍去进行本地化的内容运营,并打造一些明星选手,这样对粉丝的吸引力会进一步加强。”

  对暴雪而言,《守望先锋联赛》是其目前最为重要的电竞项目,而2020赛季,则是《守望先锋联赛》最为关键的一年。不过,因为没有可借鉴的对象,《守望先锋联赛》也需要一步步摸索,主客场能否顺利推行,于他们也是一个未知数。

  而在这关键的节骨眼上,暴雪集团在人员架构上也出现了一系列插曲。今年5月,《守望先锋联赛》主席Nate Nanzer宣布离职,随后,暴雪全球电竞总监Kim Phan、暴雪联合创始人Frank Pearce也相继离开。

  高管接二连三的离开,对整个暴雪产生了非常消极的影响,外界也纷纷猜测,这可能会改变暴雪对一些现有产品及项目的运营策略。

  谈及高管离职问题,柴诚然则表示,像《守望先锋联赛》这个项目已经运营了两年,它的整个框架体系都已经非常完善,这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离开而发生改变,目前,暴雪对《守望先锋联赛》的重视程度并没有发生改变,而且对于新赛季的表现,整个集团也充满了期待。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