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骏马|走遍蒙古地的蒙古族民俗专家

时间:2019-08-24 来源:www.cmlm.net

  真材实料的人生经历

  魂牵梦绕的骏马情怀

  有人、有马

  有故事、有思想

  内蒙古广播电视台文体娱乐频道

  推出了

  大型马主题口述纪实栏目

  《我和我的骏马》

  他走遍蒙古地

  只为寻找最原汁原味的蒙古族民俗

  他从作家自觉转型到学者

  只愿为游牧民族文化“吼一吼”

  十三万六千六百五十六公里

  完成了生命的升华

  本期访谈嘉宾

  著名蒙古族民俗专家

  郭雨桥

  I2P0S5xQZKU7oqHCagmkyKpwvOuH2c9oTiVFNhqWN2Kbt1565102023738.jpg

  “这个人吧,你也不知道你一辈子走哪些路、办哪些事,有时候你精心准备的这个门没进去,不经意间又从另一个门出来了,我学蒙语就是这样。”一开始是因为好玩,后来也是当时党的号召,1956年在牧区、在草原,汉族干部要会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少数民族干部也应该学习汉语。最早这项活动在学校开展,由蒙专业的学生和汉专业的学生相互配合,在每天的晚饭后,晚自习前互相教授,当时整个学校都轰动起来,我的蒙语基础也是在那时候打下的。

  1968年我到了伊克昭盟,自己走村串户,到乡下收集民歌,学了不少生活词汇,基本上就能够用蒙古语交流。在这段时间,鄂尔多斯给了我丰富的语言词汇和丰厚的民间文学滋养,我在那一边创作,一边也开始深入了解游牧文化。

  YbYU0ut9oJ=0pzxNjManuT45=9FiqyatIuYIDWDCQebB41565102023736.jpg

  在草原,当你问牧马人你有多少马的时候,他会回答说:“我有五匹公马的马”,而不会说具体有多少匹马。公马是一个马群中的领袖,需要经过严格的挑选,带领着其它马匹进行活动,所以说“五匹公马的马”实际上是五个马群。

  对于上任公马的选择要通过血统细查 件也要进行考察,被选中的公马不用被刀阉割,使其宝贵之躯保持完整,免受皮肉之苦,成为千群之首,万群之冠,马中之王。领群的大公马担任杜马之任,负责融入新隔出的群里,聚拢大小母马,吃鲜嫩的草,喝清澈的水,热天在寸草滩,冷季在向阳地。大公马敢跟恶狼搏斗,呵护幼小马驹,保卫着自己的马群。

  w8RxfMy9I7Y4JHyZEDhCPojqPOIiw5XeO8q8q0LG481G81565102023738.jpg

  马对人的忠诚是人们想象不到的。当年我走蒙古地,在东乌珠穆沁旗,那时的文化局副主任叫木其尔,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一个老汉改革开放后还骑着他这匹马,别人说现在都骑摩托车了,你骑摩托车多好,就加点油,骑马费事吧,你还得往出放,往回逮,他说不,我这辈子就骑这个马。平时这个老汉爱喝点酒,一次在婚礼的酒席上喝完酒晃晃悠悠的往出走准备骑马,人们看见他说他只要能骑在这个马身上,马就能把它驼回家,有时候半路上风一吹酒劲儿更大了他从马背上掉下来,那个马就在旁边等他。最后有一次那个老汉因为喝太多酒倒在路边就再没有醒来,那个马就一直围绕在他身边饿死了。

  Vr9Ml7wNc6bPVkvB2GTLqw3io6l7ny7lv36xMqreRROBV1565102023732.jpg

  马特别眷恋自己的故土和主人,并且记忆力特别好。2000年我来到一个卖马人祥子家里,发现他家来了一位牧民,一打听才知道他半个月以前在祥子这买了一匹马,结果这匹马跑回祥子这来了。我说他能跑这么远从莫力达瓦跑在额尔古纳。祥子说:“就是卖到你们呼和浩特,卖到北京马儿都能找回来,那年就从北京跑回来18匹马。你说马在汽车上、在火车上,它咋记得这个路,而且人家又给它戴笼头、上嚼子它不知道怎么跑脱的,居然回来了。还有一次一匹马走了三年回来了,回来的时候瘦得脊梁像刀棱似的,但马就是这样的一辈子追随自己的主人。”

  jLBjJLQwAvMhyg4pBdoP1OPenF8Rd344D8baDsjbLHxNW1565102023732.jpg

  马的步态是和人共同创造的。天然的马匹跑起来是对称步,它的脊梁是平的,骑上去比较平稳,但一般好的牧人看不上这种马,认为这是女人、孩子骑的,他们要骑真正的“矫绕”走马。“走马”并不是马一出生就会“走”的,这个“走”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走或跑,它是马步态上的一种,会走马的马它的腰是软的、平的,骑起来不颠。

  KuDhbJOA1OoYYxiI1EE9RS0c00AjynuBkpG5EH=nXsAMX1565102023739.jpg

  在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一到春天就能看到中年人老年人驯马,每天起来练,会驯马的人他会巧妙的使用鞭子,鞭子一打它,马像受了天启似的就会“走”了,牧民就千方百计巩固他这种步态,这时它走的路是连续的矩形,这就是马 “走”的第一个阶段。“走”的第二个阶段就是走成平行四边形,后蹄落的地方在前蹄往前一点,这样的步态跑起来就很快了。第三个阶段马跑得更快,就是你骑着它回头的时候能看见十三堆马蹄溅起的泥花,这就是马的三个境界。通过训练马获得了这种“走”的步态,对人也有了感情,人给马赋予了这种步态,也对马有了依恋,这样马与人一集合在草原上就是一道风景。

  0WxJ6E0D1AyyiNr7uhbQUGB115zul4aWNIEd2pPKeoEiz1565102023740.jpg

  2005年我就开始走蒙古国了,后来又走到咱们东北,2012年去了卡尔梅克,一共十三万六千六百五十六公里。

  HMTdFbIb0yVbMSI3mRRzWL8x3IrMCR0h=2IyYksalePWL1565102023735.jpg

  走遍蒙古地这个阶段是我生命的升华阶段,从个人来说就是从一个作家变成学者的升华,从一个小农家向游牧情怀的转变,在大自然里走一走,在牧民家里坐一坐,在历史遗迹上想一想,我为游牧民族“吼一吼”,我就是要自觉地为游牧文化服务。

腾格里新闻

  真材实料的人生经历

  魂牵梦绕的骏马情怀

  有人、有马

  有故事、有思想

  内蒙古广播电视台文体娱乐频道

  推出了

  大型马主题口述纪实栏目

  《我和我的骏马》

  他走遍蒙古地

  只为寻找最原汁原味的蒙古族民俗

  他从作家自觉转型到学者

  只愿为游牧民族文化“吼一吼”

  十三万六千六百五十六公里

  完成了生命的升华

  本期访谈嘉宾

  著名蒙古族民俗专家

  郭雨桥

  I2P0S5xQZKU7oqHCagmkyKpwvOuH2c9oTiVFNhqWN2Kbt1565102023738.jpg

  “这个人吧,你也不知道你一辈子走哪些路、办哪些事,有时候你精心准备的这个门没进去,不经意间又从另一个门出来了,我学蒙语就是这样。”一开始是因为好玩,后来也是当时党的号召,1956年在牧区、在草原,汉族干部要会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少数民族干部也应该学习汉语。最早这项活动在学校开展,由蒙专业的学生和汉专业的学生相互配合,在每天的晚饭后,晚自习前互相教授,当时整个学校都轰动起来,我的蒙语基础也是在那时候打下的。

  1968年我到了伊克昭盟,自己走村串户,到乡下收集民歌,学了不少生活词汇,基本上就能够用蒙古语交流。在这段时间,鄂尔多斯给了我丰富的语言词汇和丰厚的民间文学滋养,我在那一边创作,一边也开始深入了解游牧文化。

  YbYU0ut9oJ=0pzxNjManuT45=9FiqyatIuYIDWDCQebB41565102023736.jpg

  在草原,当你问牧马人你有多少马的时候,他会回答说:“我有五匹公马的马”,而不会说具体有多少匹马。公马是一个马群中的领袖,需要经过严格的挑选,带领着其它马匹进行活动,所以说“五匹公马的马”实际上是五个马群。

  对于上任公马的选择要通过血统细查 件也要进行考察,被选中的公马不用被刀阉割,使其宝贵之躯保持完整,免受皮肉之苦,成为千群之首,万群之冠,马中之王。领群的大公马担任杜马之任,负责融入新隔出的群里,聚拢大小母马,吃鲜嫩的草,喝清澈的水,热天在寸草滩,冷季在向阳地。大公马敢跟恶狼搏斗,呵护幼小马驹,保卫着自己的马群。

  w8RxfMy9I7Y4JHyZEDhCPojqPOIiw5XeO8q8q0LG481G81565102023738.jpg

  马对人的忠诚是人们想象不到的。当年我走蒙古地,在东乌珠穆沁旗,那时的文化局副主任叫木其尔,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一个老汉改革开放后还骑着他这匹马,别人说现在都骑摩托车了,你骑摩托车多好,就加点油,骑马费事吧,你还得往出放,往回逮,他说不,我这辈子就骑这个马。平时这个老汉爱喝点酒,一次在婚礼的酒席上喝完酒晃晃悠悠的往出走准备骑马,人们看见他说他只要能骑在这个马身上,马就能把它驼回家,有时候半路上风一吹酒劲儿更大了他从马背上掉下来,那个马就在旁边等他。最后有一次那个老汉因为喝太多酒倒在路边就再没有醒来,那个马就一直围绕在他身边饿死了。

  Vr9Ml7wNc6bPVkvB2GTLqw3io6l7ny7lv36xMqreRROBV1565102023732.jpg

  马特别眷恋自己的故土和主人,并且记忆力特别好。2000年我来到一个卖马人祥子家里,发现他家来了一位牧民,一打听才知道他半个月以前在祥子这买了一匹马,结果这匹马跑回祥子这来了。我说他能跑这么远从莫力达瓦跑在额尔古纳。祥子说:“就是卖到你们呼和浩特,卖到北京马儿都能找回来,那年就从北京跑回来18匹马。你说马在汽车上、在火车上,它咋记得这个路,而且人家又给它戴笼头、上嚼子它不知道怎么跑脱的,居然回来了。还有一次一匹马走了三年回来了,回来的时候瘦得脊梁像刀棱似的,但马就是这样的一辈子追随自己的主人。”

  jLBjJLQwAvMhyg4pBdoP1OPenF8Rd344D8baDsjbLHxNW1565102023732.jpg

  马的步态是和人共同创造的。天然的马匹跑起来是对称步,它的脊梁是平的,骑上去比较平稳,但一般好的牧人看不上这种马,认为这是女人、孩子骑的,他们要骑真正的“矫绕”走马。“走马”并不是马一出生就会“走”的,这个“走”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走或跑,它是马步态上的一种,会走马的马它的腰是软的、平的,骑起来不颠。

  KuDhbJOA1OoYYxiI1EE9RS0c00AjynuBkpG5EH=nXsAMX1565102023739.jpg

  在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一到春天就能看到中年人老年人驯马,每天起来练,会驯马的人他会巧妙的使用鞭子,鞭子一打它,马像受了天启似的就会“走”了,牧民就千方百计巩固他这种步态,这时它走的路是连续的矩形,这就是马 “走”的第一个阶段。“走”的第二个阶段就是走成平行四边形,后蹄落的地方在前蹄往前一点,这样的步态跑起来就很快了。第三个阶段马跑得更快,就是你骑着它回头的时候能看见十三堆马蹄溅起的泥花,这就是马的三个境界。通过训练马获得了这种“走”的步态,对人也有了感情,人给马赋予了这种步态,也对马有了依恋,这样马与人一集合在草原上就是一道风景。

  0WxJ6E0D1AyyiNr7uhbQUGB115zul4aWNIEd2pPKeoEiz1565102023740.jpg

  2005年我就开始走蒙古国了,后来又走到咱们东北,2012年去了卡尔梅克,一共十三万六千六百五十六公里。

  HMTdFbIb0yVbMSI3mRRzWL8x3IrMCR0h=2IyYksalePWL1565102023735.jpg

  走遍蒙古地这个阶段是我生命的升华阶段,从个人来说就是从一个作家变成学者的升华,从一个小农家向游牧情怀的转变,在大自然里走一走,在牧民家里坐一坐,在历史遗迹上想一想,我为游牧民族“吼一吼”,我就是要自觉地为游牧文化服务。

腾格里新闻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