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深圳大有可为

时间:2019-08-31 来源:www.cmlm.net



建立现代经济体系深圳很有希望

证券时报

57bf-icmpfxa3648568.jpg

148e-icmpfxa3648598.jpg

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深圳再次承担着继续深化高地优质发展,法治城市示范,城市文明建设,人民生活和繁荣标杆,可持续发展先锋的重任。其中,《意见》提出“深圳应率先建立反映高质量发展要求的现代经济体系”。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去年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会议上向广东提出的要求,要求广东建立现代经济体制。站在国家的最前沿,更好地发挥改革开放的作用,先行者和实验区。今天,这个重要的任务被沦为深圳,深圳如何行事?中国(深圳)综合发展研究院执行副总裁郭万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根据《意见》指引,深圳在创新驱动,现代工业体系建设和开放经济体制方面具有前景施工。深圳的先锋作用将是对中国转型经济产生深远影响,也为中国经济赢得国际竞争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明确的创新载体

抓住创新的高地

创新是深圳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代码。随着“创新”,深圳经济结构不断优化,经济增长势头强劲。这次《意见》指出,深圳应继续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型发展战略,提出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国际科技信息中心,医学新机制等重大方向。创新载体,无疑证实了深圳过去的创新推动了成就的发展,深圳将创新驱动的发展期望“推向了一个新的水平”。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深圳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达到14,400家,位居全国第二,仅次于北京。深圳的社会研发投入总额占GDP的比重,而PCT国际专利申请的数量也在全国领先。 “深圳的创新已经是国旗,这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郭万达认为,深圳的创新发展不是孤立的,而是全球化的结果,所以深圳的创新不仅是深圳的优势,而且这个国家未来的发展道路。深圳必须为国家树立榜样。

创新与发展离不开创新的载体。《意见》特别是,有必要以深圳为主体,建立一批创新的载体和平台,以实现生产,教育和研究的整合。在此之前,光明科学城,鹏程实验室,深圳湾实验室等重大创新平台已在深圳启动。郭万达认为,《意见》对深圳创新的需求不是纸上谈兵,而是纸上谈兵。对于概念和实体有明确的指导方针,这将使深圳未来的创新和发展成为目标。 “深圳可以大胆地遵循指示!”

“金融+工业”

建立现代工业体系

《意见》指出,深圳应加快建设现代工业体系。根据第一季度数据,深圳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0.9%,高科技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1.6%,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11.3%,专业化装备制造业增长12.3%。它也实现了33.5%的增长。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先进制造业已成为深圳经济发展的新主力,激发了深圳高质量发展的“大梁”。

在郭万达看来,深圳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正在蓬勃发展,但现代产业体系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必须有实体经济,一是服务实体经济的工具;第二,必须有传统产业。还必须有新技术和新动能与传统产业相结合。 “《意见》建议发展智能经济和数字经济。事实上,这意味着互联网和大数据等新技术应该服务于实体经济,两者将融合成一种新的经济形式。” p>

件。郭万达认为,这是深圳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点。一方面,它给实体企业,特别是高科技企业,金融资本的发展,另一方面,成熟的金融环境可以吸引更高质量的创新型企业。落户深圳。

创建透明,可预测的

开放的经济体系

改革后诞生的深圳,在现有示范区建设方面有了新的任务:加快建设符合国际标准的新型开放型经济体系。郭万达认为,建立开放式新经济体制对深圳试点示范区建设相关政策的透明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世界一流城市拥有一流的商业环境。其中,在法律体系中,相关政策要求清晰,可预测,可衡量。“郭万达表示,如果深圳要进一步融入国际市场,需要进一步加大透明度,加强建设法治政府,依法提高政府行政能力。

除透明度外,郭万达认为,深圳仍需要发挥开放的实力。 “开放性包括两个方面.走出去并介绍它。”郭万达认为,近年来,国内对外开放已超出许多人的预期,而金融是关键领域之一。郭万达指出,过去的许多开放都是在国内适应国际规则的。随着开放程度的加深,中国在许多领域都处于领先地位,而5G就是其中之一。

需要填写三个短板

深圳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开创性示范区方面具有诸多优势,但也面临着创新发展,高端教育,基础研究,城市空间,金融服务能力等创新型人才的缺陷。弥补上课。“

一流的创新能力必须得到一流大学和基础研究的支持,而深圳的高等教育和基础研究不发达,这与创新城市的定位背道而驰。在郭万达看来,深圳近年来加大了一批重大创新载体和平台的建设力度,可以大大提升深圳的基础研究水平。随着深圳这些主要基础设施的建成,深圳成熟的产业 - 大学 - 研究体系有望加速发展。步伐。

深圳的土地资源供不应求。在郭万达看来,这不是对深圳创新和发展的短期制约,而是一种推动力。 “经济发展已从广泛转变为集约化。空间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新加坡和香港在小空间也取得了巨大成就。”郭万达认为,如果我们要解决土地空间问题,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入手:第一,利用周边城市创建大都市圈;二是增加单位GDP,改善产业集聚;第三,吸引人才,人才是最大的资本。

从金融服务能力的角度来看,深圳的金融指标并不低,但深圳的中小企业能否被金融服务所覆盖?这是深圳应该考虑的问题。深圳应加强金融能力建设,更好地整合金融服务,金融产品和实体经济。 “深圳的金融深化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更多的金融工具和金融平台。”郭万达说。

主编:覃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