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吴基金净利陡降还收罚单 基金公司莫踩风控生命线

时间:2019-08-31 来源:www.cmlm.net



原名:净利润暴跌敲响警钟基金公司莫言踏上了风控生命线

随着上市公司半年度报告的披露,部分基金公司上半年的经营状况逐步显现。截至8月20日,《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其中两家基金公司亏损,五家基金公司的净利润有所下降。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基金公司盈利能力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是风险控制薄弱。业内人士指出,风险控制是基金公司发展的生命线,监管部门一再强调基金公司加强风险控制的重要性。上半年,部分基金公司净利润下降,再次敲响了风险控制的警钟。

两张票

苏州证券半年报显示,上半年苏州基金营业收入1.09亿元,同比下降13.01%;净利润1237.9万元,同比下降27.79%。

数据显示,自2018年第三季度以来,苏州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连续四个季度下降。今年二季度末资产172亿元,股权基金规模仅3.06亿元,混合基金规模仅29.79亿元。

但市场最引人注目的方面并不是净利润下降的程度,而是苏州基金所面临的另一项监管处罚。《苏州证券半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6月3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证券监督管理局对苏州基金发布了《行政监管措施决定》,说明苏州证券发生了以下违规行为:W基金:业务发展没有严格控制。有效的内部控制制度的运行不遵循基金份额持有人优先的原则,不办理相关基金份额的申购、赎回。中国证监会责令苏州基金进行6个月的整改,并在整改期间暂停受理和审查苏州基金公募基金产品的招募申请。

在记者采访中,一位上海债券基金基金经理表示,从公开信息来看,上海证券监督管理局发出此票,概率是由于东吴鼎力债券基金在开始时持有的第一笔沉重的仓库债券。今年。新威01“的估值大幅调整,导致产品净值大幅下降。然而,在估值降低之前,东吴基金赎回了700万份东吴鼎立。

应该强调的是,这是东吴基金在一年内收到的第二张票。 2018年6月19日,上海证监局向东吴基金发布行政监管措施决定。据信,东吴基金在东吴阿尔法灵活分配混合基金的投资管理方面的投资决策基础不足。干预不是独立和客观地履行经理的职责;同时,有基金经理与其他人一起担任多个基金经理,但他们实际上并没有履行基金经理的职责,也没有参与相关的基金投资管理。处罚结果还被要求对东吴基金进行为期六个月的整改,整顿期间暂停东吴基金公共基金登记申请。

记者发现,在2018年初,东吴阿尔法弹性配置基金暴露出与其他几个基金产品的其他十个基金股票在多个季度相吻合,并被怀疑成为同一持股人的“渠道”。据公开资料显示,虽然这些基金产品的基金经理不同,产品的投资策略不同,但从2017年9月30日起,不仅前十大股票相同,而且前十大股票。净资产比率也非常接近。

业内人士指出,对于规模较小的基金产品,如果风险控制措施不到位,单一持股人的比例可以轻易达到更高水平,基金产品变相成为“定制基金”,持有人有可能控制基金产品的运作。

重塑图像

东吴基金昨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高度重视,并成立专门的整改工作小组,制定全面落实整改计划,确保整改落实到位。东吴基金表示,公司以此机会全面梳理相关制度和流程,希望通过认真履行勤勉尽责,重新获得投资者的支持和信任。

东吴基金也表示,该公司的投资研究团队近年来一直相对稳定。除了程涛转任其他基金公司总经理外,核心投资研究骨干基本没有辞职。自2016年以来,公司引进了彭甘,杜毅,刘锐等专业人才。投资研究团队进一步扩大,投资风格更加多元化。经过两年多的团队合作,结果已经开始出现。下一步,公司将继续专注于投资和建设,注重培育股权投资能力,逐步提升公司投资研究的竞争力,以增长股票和科技股的方向。

上海某基金公司的副总经理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诚信是公募基金行业和整个财富管理行业的基础。这也是监管当局强调风险控制三次和五次重要性的原因,因为一旦完整性被破坏,重塑就会发生变化。这个非常困难。

“我可以理解一些渴望超越的中小型基金公司的心态,但如果他们忽略了风险控制,或者风险控制为业务发展让路,即使短期利润更多,也很容易虽然该行业竞争激烈,但公共基金公司必须牢记“持有者至上”的原则,并注重长期,可持续发展,“副总经理说。

业绩下滑

截至8月20日,在披露上半年盈利能力的其他7家基金公司中,仅有江新基金上半年实现盈利,实现营业收入4642.58万元,净利润587,370元;华南基金和创始人富邦基金仍然遭受亏损,而其他基金公司则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净利润下滑。

大恒科技半年报显示,中午基金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02亿元,同比下降22.94%;净利润为9,278万元,同比下降63.38%。诺安基金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是其投资公司的投资收益下降较多,基金收取的管理费用大幅下降。然而,统计数据显示,与2018年底相比,上半年诺安基金的总体规模实际上升,股票,混合和债券等各种产品正在上涨。这令其净利润突然大幅下滑令人费解。记者联系了诺安基金的相关人员了解情况,但该人拒绝发表评论。

公开信息显示,在上半年,中午基金一再看到明星基金经理的离职。 1月22日,基金经理盛振山因个人原因辞职,他的六只基金不得不改变教练。诺安优化配置混合基金的管理仍处于开放阶段。 6月16日,诺亚宏鑫基金经理谢志华离职,基金份额从第一季度末的8.46亿股下降至6月底的6100万股。

主编: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