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证券总裁掌舵20个月4重煎熬 刘益谦难守平常心

时间:2019-08-31 来源:www.cmlm.net



长江证券总裁掌舵20个月4重苦难刘益谦难以保持“正常心”

中国经济网北京时间8月19日(记者关羽)近日,长江证券(.SZ)前员工实名报道了公司现任总裁刘元瑞,刘元瑞和长江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表示贿赂投票代理商获得新财富排名投票,以及一些高管侵犯股票。

长江证券立即公开回应实名报告,称报告称该员工对公司终止劳动合同不满意,个人伪造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公司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参与报告的长江证券总裁刘元瑞是长江证券研究所的分析师,副总经理兼总经理。他自2017年12月29日起担任长江证券总裁,并在接任时才35岁。

然而,在刘元瑞就职后,长江证券经常暴露公司内部控制和资产管理业务的漏洞。自2018年初以来,长江证券已经由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湖北监管局发出六封监管函。监督内容涉及验证不充分,内容系统不足,前台,中台和后台办公室隔离不足。人员配备不足。

除了由员工报告并经常受到监管处罚外,长江证券的业绩也显着下降。 2018年,公司净利润下降,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43.51亿元和2.59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3.19%和83.35%。

受上述管理问题的影响,在证券期货委员会2019年证券公司分类的结果中,长江证券分为三个等级,从2018年的BBB到CCC,在98个经纪商中排名第六。

作为长江证券第一大股东新立益集团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刘益谦在长江证券投资了很多。

2015年,刘益谦通过新立一投资100亿元,收购青岛海尔持有的长江证券股权14.72%,平均价格为14.33元/股,成为长江证券的第一大股东。随后,刘益谦通过国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先后增持长江证券48.04百万股和2.37亿股。

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新立益集团和国华人寿共持有长江证券17.26%的股权,总持股量为9.54亿股。

截至8月16日收盘,长江证券报6.85元,刘益谦通过两家公司共持有股票市值65.35亿元。

2017年底,刘益谦表示,刘元瑞接替邓辉担任总统。 “看看公司的变化是正常的。”不知长江证券的现状,刘益谦仍能保持正常的心。

长江证券80日总裁刘元瑞第四次遭遇:员工报告

8月14日下午,长江证券研究所高级机构出售王杰的实名报告。前长江证券研究所现任主任刘元瑞和现任副主任严伯华涉嫌贿赂投票机构以获取新财富。选定的选票。与此同时,王杰还指责销售总监杨忠和涉嫌违规的华东地区董事明敏。他说他听说他买过Kodali,Vantage,华谊集团和联华科技等股票。

a024-icmpfwz9020132.jpg

在报告信中,王杰说,“报告过去的总统通过非法手段获得新的财富排名,然后获得新的财富评估制度,以获得近10万年薪完成转移利益,现任总统学院的刘元瑞开了门。发送购物卡贿赂首先投票给客户,现任副主任严伯华派现金贿赂客户获取新财富,破坏行业氛围,是业内众所周知的公开秘密。“

王杰还说,“上述研究机构一再违反中央政府的”八项规定“,礼品,高端场所,夜总会,茅台酒都存放在办公室的盒子里供任何人使用。时间。这是无数的事情。“

长江证券向媒体公开回复称,由于王杰的表现持续改善,公司于2019年1月决定不与他续约,并于2018年11月12日将其发送给王杰。《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得知劳动合同后王杰不再续约,对公司的决定表示不可接受,对早期薪资调整和费用报销提出质疑,并继续与部门负责人,团队负责人和员工发生冲突。 2018年12月25日和26日,长江证券使用电子邮件和快递递送给王杰《关于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并正式终止劳动合同。

长江证券表示,从2019年1月开始,王杰传播虚假陈述,并通过一圈朋友和微信群体威胁公司,要求巨额赔偿。该公司没有基于事实,客观性和公平性妥协。

2019年4月,王杰向上海浦东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关系解散仲裁。王杰提出七点要求长江证券支付约90万元的工资,报销和补贴。 6月20日,上海浦东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除长江证券外,还需要支付王杰的部分薪酬差额,运输和餐饮费用报销总额为38万元,以及王杰所谓的支付过去的绩效奖金和扣除额。不支持差额和取消劳动合同补偿等要求。

长江证券表示,此案目前处于起诉期。微博报道的所谓事实是王杰对公司解雇劳动合同的不满,个人伪造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公司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在刘元瑞的新工作之后,他遭受了三次惩罚:惩罚是不变的。去年的净利润下降了80%。今年的评级已降至三个水平

早在2007年,长江证券就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成为中国第六家上市券商。 2017年12月29日,长江证券聘请35岁的刘元瑞,长江证券研究所前分析师,副总经理兼总经理担任新总裁。

然而,在刘元瑞上任后,长江证券经常出现内部控制漏洞,并被湖北证监局上证。 ,证监会公布了2019年证券公司的分类结果。长江证券从去年的BBB水平转变为今年的CCC水平,在98家券商中排名第六。位。

自2018年以来,长江证券,其子公司和主要股东已六次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内容涉及调整不充分,验证不充分,内容系统不健全,子公司管理不规范。

2018年1月19日,湖北证监局下令决定对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纠正措施。公告显示,首次违规是违反长江证券管理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的行为。公司员工入错导致共有714个客户的“虚增”资金账户余额7,142万元,反映长江证券的相关技术系统功能不完善,系统实施不到位。

第二次违规是长江证券作为山东鲁强电气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强电气工程有限公司)的赞助商,该公司在新的第三板上市,仅披露了最新的2016年主要采购合同《公开转让说明书》,但不是2014年和2015年的主要采购合同。长江证券未发现上述披露。在股权转让制度反馈后,长江证券补充了上述披露事项,但验证材料未集中在稿件文件中。这反映出长江证券作为鲁强电工的主要证券公司,在尽职调查方面存在一些弊端。以上情况反映了长江证券内部控制实施不完善,湖北证监局已决定采取监管措施下调。

2018年4月1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管理部门向长江证券第一大股东新立益集团有限公司发出监管函。长江证券计划于2018年4月26日披露2017年年报。新立集团于2018年2月14日购买了330,000股长江证券,交易价值为人民币242.2万元。 2018年4月11日,长江证券出售50,000股,交易价值364,000元。这些行为违反了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不得在公司年度报告公告前30日内买卖上市公司股份的规定。

公司内部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制度实施不力;公司未能按时提交股东质押的承诺;以及公司董事会的一些董事会会议通知。时限不符合规定;公司薪酬的一部分不符合提名委员会会议通知的时限;并且主管参与具体操作不符合主管的权限。

2018年8月24日,上海证监局作出《关于对长江证券承销保荐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发现长江证券承销业务存在两个问题。首先,在东方五禧(国防权)项目中,招股说明书中个别关联方信息披露存在不一致之处,发行人差距问题尚未得到充分核实,及时准确披露;第二个是国泰君安项目。完成调整,定价,销售等工作由同一部门完成,部分机构的查询材料,如查询单,缺失。

2019年4月26日,上海证监局作出《关于对长江证券承销保荐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确定其现有业务部门没有合规管理人员,合规部门检查表格,没有有效履行合规管理职责。

一是未按规定履行报告义务;第二,它没有控制海外子公司,也没有有效监督海外子公司。加强风险管理,审慎开展业务;第三,海外子公司的业绩评估不足。由于缺乏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不完善,长江证券被责令于2019年9月30日更正并向湖北证监局提交书面整改报告。

除频率收益和罚款外,长江证券一直在不断瞄准资产管理业务。

2018年下半年,长江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作为长江自关祥瑞第二资产管理计划(简称祥瑞第二)的经理,由上海华新国际集团重新发行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华新)。 “17华新Y1”企业债券。然而,自今年3月以来,上海华新已经拖欠了17只上海华新SCP003,17华花新MTN001和17华花新SCP002三种债券。截至目前,上海华鑫的主要信用评级为“C”。因此,“17华新Y1”能否成功支付利息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此外,长江证券还加强了雷建瑞万能(.SZ)和利源炼油(.SZ)的股权质押。根据2018年年报,长江证券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为万元,资金减值损失减少3002万元,转售中购买金融资产减值损失为7537万元。人民币,贷款减值损失为1.28亿元。其中,建瑞万能的质押式回购业务减值准备为89,489,300元,而梨源炼油相关业务的减值准备为3605.16万元。

在业绩方面,2018年长江证券实现营业收入43.51亿元,同比下降23.1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9亿元,同比下降83.35%。

长江证券表示,利润下降主要有以下几个因素:一是由于证券市场流动性下降等因素,公司股权自营,资本中介,债券承销和资产管理业务收入逐年下降-年;加强成本管理,优化资源配置,但受先前业务布局和改革成本投入的影响,目前的成本支出仍较上年有所增加;三是资产减值准备增加。 2018年,长江证券对资产减值准备金额为2.94亿元,减少了公司2018年的年度净利润2.32亿元。

7月15日,长江证券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测。预计2019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8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87.60%。

刘益谦投资长江证券的损失,将总统的气质变为“平心”

媒体报道刘元瑞被前雇员报告后,长江证券第一大股东董事长刘益谦,,新立益集团有限公司在其朋友圈发表声明:“妥善处理员工报告,从股东的角度来看,欢迎媒体刺激和员工报告问题是在报告时准备证据。“

25af-icmpfwz9020187.png

2017年12月26日,长江证券前总裁邓辉辞职。有传言说邓辉的辞职是由于刘益谦对他的工作表示不满。

在邓辉辞职宣布后不久,刘益谦在一群朋友中说:“没有人愿意强迫它。几十年来,首都见证了太多的是非。企业是企业。会计操作基本,线路正常。不可能不去上课,不是那么复杂,公司的发展是所有股东的要求,而不是我要去的人,公司也会以正常的方式改变。“

4dcf-icmpfwz9020222.png

邓辉辞职后,长江证券于2017年12月29日宣布,1982年出生的刘元瑞接任总裁一职。刘元瑞很少能在35岁时担任上市券商的总裁。

当时,长江证券独立董事袁晓斌,温小杰,王伟,王建新在就公司总裁任命的独立意见中表示。 “刘元瑞从事证券研究多年,在资本市场和证券行业有着深厚的理论和实践经验。经过深入的研究和了解,需要具备专业知识和战略思想才能成为总裁。上市证券公司。“

对公司管理层的调整也表明,长江证券是近年来刘益谦最重要的投资之一。 2015年上半年,刘益谦通过其新利益集团有限公司,斥资100亿元收购青岛海尔持有的长江证券14.72%,平均价格为14.33元/股,成为最大的长江证券股东。

就在刘益谦进入长江证券一个月后,邓辉领导的管理层于2015年5月开始私募,新立益集团的股权被稀释至12.62%。刘益谦选择通过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增持长江证券在二级市场的持股量。

2015年8月24日至2015年9月1日,国华人寿通过二级市场集中招标交易购买长江证券48.04百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1%。随后,2015年8月24日至2016年1月27日,国华人寿增持其持有的237万股长江证券股份,占总股本的4.99%。

2017年5月23日,新立益集团增持长江证券股份5,541,100股。增资后,新信义集团共持有703万股,占总股本的12.72%。

随后,新立益集团继续增持。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长江证券十大股东中,第一大股东新立益集团持股7.16亿股,持股比例为12.96%;第五大股东国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 第三股息持有2.38亿股,持股比例为4.3%。

f01f-icmpfwz9020373.png

新立益集团和国华人寿保险均为刘益谦控股的公司。两家公司共持有长江证券17.26%的股权,总股本为9.54亿股。

截至8月16日,新立益集团持有长江证券的股权,市值仅为人民币47.07亿元。 2015年,当刘益谦充满雄心并投入100亿元人民币股票时,他并不认为四年内会出现这种情况。

主编:张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