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义:让中国“芯”奔腾起来

时间:2019-08-31 来源:www.cmlm.net



严毅:让中国的“核心”驰骋

爱国的挣扎者

今年,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教授严毅在PLC(可编程逻辑控制器)方面取得了很多成果。基于相关理论的微边技术可编程控制器也通过了中国塔式审计,并将很快进入市场。

产品中有理论,理论是产品中正义的独特象征。严毅在高校计算机科学领域被业界公认为“科学研究,科技产业,教育和教育人才的几个代表”。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很多朋友私下称他为严三多。他有很多成就,很多公司和很多学生。

30多年来,严谨的研究取得了许多成果,如可编程控制器,智能流量计,高精度光学探测器,以及众多技术领先于全国乃至世界。他凭借这些成就,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重点工程和省部级资助下完成了多项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并获得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二等奖。多次。

与许多学者不同,严一金在进入大学之前就做过一些科研。除了强大的学术氛围外,严毅还散发出市场化的氛围。 20世纪90年代,进入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后不久,他成为义乌一家仪器厂的技术总工,开发了一系列产品,使企业仍然是中国流量计行业的佼佼者。

在那之后,他的许多研究和成就都以工业化为导向,几乎每项成就都已商业化。出于这个原因,他还成立了几家公司来开发这些成就的市场,并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产值。

当然,严毅从未放松过他的教学。从头到尾,他总是提醒自己作为一名教师的职责。

在Yan Yi是院长的Hangdian工业互联网研究所,每个实验室都有很多学生忙着。 “我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教学上,但这还不够。”严毅告诉记者,他最近还致力于机器人教学内容的改革,并在中国开发了第一个开放式工业机器人运动控制算法实验教学系统。并准备在全国187所提供机器人技术的大学中推广。 “我希望学生不仅可以操作和教授机器人,还可以了解控制原理,了解每个功能块的基本算法,培养未来设计和制造机器人控制器的人才。”

目前,严毅的机器人教学改革已在华科和盛大等五所大学试行。 “现在示范点太少,推广周期太长。”严毅说。 “我们的老师很快就要退休了,所以他觉得时间还不够。”严毅的同事告诉记者,经过30多年的努力,严先生今年被授予“浙江劳动模范”称号。

“摘要的每一步都是为了应对下一个挑战。”在延义看来,科学研究没有休息,需要不断的自我创新。

早在1993年,就颁布了世界上第一个国际标准“IEC -3编程语言”,用于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软件设计的编程语言标准化,并逐步强调国内自主研发的工业控制系统。从那以后,严毅一直关注控制系统领域的信息。

“控制系统是工业发展的基础。然而,过去,国内控制软件,可编程控制器及其CPU严重依赖进口。工业生产缺乏足够的安全性。”据严毅介绍,国内研究人员都在这个领域。这项研究在边缘只是微不足道的。为了打破这种局面,他于2003年开始组建团队。

“团队最初开始过河。”严毅说,在研发的早期阶段,大脑每天都充满了许多新的概念和想法,因此后来破解的许多研究方法来自于他睡着时心灵的光环。闪光。

10年后,严毅带领团队开展嵌入式软件自动生成技术和图形编程研究,成功开发出国际认证的可编程控制器配置平台软件“CASS计算机辅助专用控制系统开发平台”。基于此,开发了新一代ePLC(嵌入式可编程控制器)。

“我们开发的CASS平台软件可以支持各种国内CPU可编程控制器。”严毅说,这样,更多的电气工程师可以方便地用独立CPU开发的控制器编写复杂的控制程序。

“在中国,接受创新比创新更难。”严毅感到遗憾的是,他的结果最初并未得到业界的认可。因此,严毅决定成立公司,让市场证明一切。

Yiyi Tidi Disc Co.Ltd。成立于2016年初,旨在瞄准工业互联网迫切需要的新型边缘计算可编程控制器。那一年它卖出了10,000多个单位。在过去几年中,它已经生产了超过100,000个边缘计算可编程控制器,并为软件平台销售了超过300,000个许可证。相关产品已成功应用于中国铁路大厦,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监控领域,甚至出口海外。 CASS平台软件也被国内外数十家企业推广,产生的经济效益超过10亿元。

如今,严毅已成为该领域的领导者。 2016年,他主持起草《可编程控制器编程语言标准》国家标准,并成为PLCopen(国际可编程控制器标准组织)中国的主席。

严毅说,中国正在从制造业国家转向智能国家。从工业3.0到工业4.0,可独立控制的控制器和控制系统的核心技术是产业发展的基石。 “幸运的是,我们已经做到了!”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将有助于中国的“核心”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