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之离魂倩女的曲折爱情之路

时间:2019-09-02 来源:www.cmlm.net

   20:15:56 哒哒故事汇

  

  早年间,河南有个书生名叫严恩渥。有一年,他北上京师参加科举考试。谁知走到半路上的时候,天上下起了雨,以至道路湿滑难行。他便到旁边的一个村庄里投宿。

  当他叩响村口一处院落的大门时,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出来迎接。严生说明来意,并恳请老者收留。老者听完后,他对严生说:“小户人家的房屋不多,现后院有几间草房闲置,那里原来是小女起居的地方。一个月前,她去世了,此时,灵柩还停在堂上。客人如不嫌弃,这房子可以借给你住下。”

  严生想离开这个地方,附近便很难在找到住宿之处了,于是,他不得已之下,便答应了。老者在前面领着路,严生跟在后面,一起进到屋内,就见屋内素帏高悬,灵柩睡在中间。卧房内的床品高档有光泽,一应的器具也很是精洁,一看就是姑娘的闺阁。

  安顿好住的地方,老人又为严生杀鸡准备高粱米饭,还安排草料喂马,表现得极为殷勤。及至准备好饮食,老汉陪坐在一旁,他自称姓刘,老年无子,只有这个女儿名叫如意,年仅十九岁,她思维心灵,精通刺绣,可惜,年纪轻轻就得痨病而亡故了,说到痛处,刘翁不觉老泪纵横,唏嘘不已。严生也是感同身受,便不时出言安慰他。

  等老人走后,严生翻看桌几上的书籍,发现都是野史小说编,他知道女孩平时都看什么书了。再看书架上的书籍,大多有一层灰尘。但是,严生看到窗户上的半开的窗帘,奁中剩粉,上面的手印依稀可见,不觉心动,他不由得对女孩的风姿神韵,有了些胡思乱想。

  莲花漏沉沉,严生伏在枕头上,没有丝毫的睡意,忽然,堂中有破裂的声响,声音像是从棺材里传出来。严生静静地听一会儿,室门又响,再看时,佳人已经进入房间了。

  

  接着灯光,严生仔细观瞧,只见女孩生的是桃靥流丹,柳翠眉横,盈盈秋水,顾盼生波。此刻,女孩秀眉微蹙,她声音有些气恼对严生说:“大胆狂生,谁让你谁在别人的床上!难道锦褥上是容你酣睡的吗?”

  严生看得痴了,他说:“香床拂拭洁净,恭敬地等待你。我怎么敢高卧其上,希望在床下侍奉。”她说:“卿那是你叫的,你敢这样叫我?如此轻浮,不如先杀了他。”说着,她就从席底,取出一柄鸾刀,就要刺进他的喉咙。

  严生望着明晃晃的利刃,吓得大喊大叫,女子掷刀笑着说:“懦夫,害怕啦!我不是杀人犯,之所以拿刀要考试,就是去去你的狂妄罢了。你远道而来很疲倦,寄宿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初次会面,你就言辞轻浮?正派的人不应该如此。”

  听她说完,严生连忙陪礼谢罪。女儿解释颜欢笑着说:“像我一样温存的人,最终遭受夭折。命如纸薄,谁又能可怜呢?”严生说:“看到您用过的东西就已觉得心酸,既见仙容,更是倍觉神荡。可惜我没有幸福,不相逢在过去。”

  女孩说:“这不难。我虽然离形,但灵魂不散,还可以侍奉君子。”严生有些踌躇,他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女孩见状,便不高兴地说:“我含羞自荐,已经将感情表露的清楚。你为什么还踌躇?刚才说睹物思人的,不是你吗?”

  严生解释说:“能得到您这样的佳偶,还有什么遗憾?只是仙凡两隔,恐怕被别人议论。”女孩听了,有些如释重负地说:“不妨,请明天同行,伪造娶他乡的人,又有谁知道的?”严生又以自己还要去京城办事,带着女眷,有诸多的不便。可以等到回家的时候,再来迎接她。女孩欣然答应,然后,她出门就消失了。

  严生一夜未睡,秉烛直到天明。到了天亮,刘翁来的时候,严生就把实情告诉他,并且请他放过自己。刘翁听到他说的话,惊讶地说:“小女死后,从没有奇怪,难道他的魂果然回来了?”说完,他就跑去告诉妻子。

  老太太哭着说:“刚才梦见女儿来了,说严生将娶她为妻,请我为他们选择吉日。事情虽然幻妄,但已经死亡的蚕,丝狁不断,情很可怜了。”刘妻说完,就泪落如雨。

  严生看她伤心的样子,也是心中悲楚,但是想不出办法,于是,仍旧向刘翁行辞。此时雨丝渐疏,地上依旧湿滑不堪,老爷子尽情挽留,严生说什么也不留了,他骑着马就走了。

  谁承想,他刚走了五十里,只听得雷声轰隆,暴雨又作,严生急忙跑进一家旅馆投宿躲雨。,就在他脱掉湿衣服,正在灯前烤着的时候,忽然竹帘钩响,女孩探身走了进来,对他说:“我自认为长相还可以,为什么你这么深恶痛绝我呢,以至于让我年迈的父母丢脸?请问为什么。”

  严生说:“婚姻不能随随便便就定的,一定要告诉父母。我回去请示父母,咱们的婚事肯定没问题。如果学习相如、文君那样私奔,即使死了,我也不愿意啊。”女孩说:“干钻洞跳墙的勾当,我也一向鄙视。昨天曾托梦给母亲,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请准备一顶轿子,我跟着你回家。只有一件事恳求你,咱们走的时候要在傍晚,白天太阳光照耀,我实在难以忍受。”

  严生说:“等我回来的时候,立即就办。”女孩说:“我在青陵台旁等你,这里离你家不远,谅不能给你增添累赘。”严生连声称是,女孩就走了。严生来到京城,在这里逗留几个月,都不敢回家。

  有人教他绕路而返,严生觉得主意不错,就跟他走了。一路无话,等他将到家的时候,此时,太阳已经下山了,他一抬头,就见远处天地相接,荒草连天之处,一道靓影等在道旁。

  二人见面后,女孩责备严生爽约。严生下马,连忙以事情办得不顺利为由,苦苦解释一番,女孩怒气才稍微缓解。严生便扶她上马,二人投宿到一家旅馆,女孩与他一起吃住,不异生人。

  当时,严生还没有娶妻。第二天傍晚,准备轿子夜行。把女孩抬到家,拜见了严母与二位嫂子,女孩礼仪整肃。严生说:“自己的妻子病了,怕光照,常常避免烈日。操作必须等待灯下。”母亲信了他的话,便安排他们称呼,女孩便成了严刘氏。

  就这样过了半年,夫妻感情日益深厚。严刘氏侍奉婆婆孝顺,婆婆也很是宠爱她。二位嫂子很羞愧,于是,他们心生嫉妒,便想谋害刘氏。一次,她们假意请刘氏吃饭,席间骗她喝毒酒,但是,刘氏一点事也没有。

  二位嫂子私下议论说:“这个弟妹踪迹怪异,非妖即鬼,你看她半年从不回家,而且不见有亲家人来串门,真是可疑的。”于是,他们就让自己的丈夫,苦苦逼问严生,不得已之下,严生只得以实相告。

  他的哥嫂便将事情告诉给母亲,而且说恐怕不利于严生。母亲很担心,于是派术士请下符咒,结果没起什么效果。这时,有个须发皓白的道士,形貌奇谋,托着钵在门外。有人问道士有什么本事。他回答说:“能擒鬼怪,治疗罕见病。”严生的嫂子知道了,急忙把他请进来。

  

  道士做法在庭院,只见他念起咒语,设置钵在地上。不一会儿,刘氏便从屋里跑出来,样子很狼狈,等到钵前时,她扑在地上,化为轻烟就消失了。严生看见了,心中大痛。

  道士说:“公子不要担心,她的去留自有定数,贫道也是替天行道。“严生一句话也不想说。道士拿着钵就想走,嫂子拿钱酬谢,道士不接受,他说:“你们合伙陷害好人,鬼神难以欺骗。你们好自为之。”说完,他就出门走了。

  从此,严生便终日怏怏不快,有替他说媒的,他是谁都不满意。严生有一个表妹,相貌漂亮,也很聪明,但是,几年前忽然得了疯病。她常常不穿衣服,披散着头发,而且谁也不认识。全家人都很担心她,因为有此疯病,所以,她成年还没有求婚的。

  一天,疯女的母亲站在门外,遇到一个老道士,托着钵向前,自己说能治疗各种疾病。母亲就把女儿的情况告诉他,请求为她治病。道士说:“治疗癫症不难,但女公子好了后,应该尽快为结婚,不然疾病始终不好。”

  疯女的母亲说:“婚姻之所以迟迟未定,是因为孩子得病了。如果然好了,肯定马上结婚。”于是,她领着道士来的疯女面前。只见道士用红笔写了一道符,笔迹形如蚯蚓,然后,烧成灰让疯女吞下。接着,道士又举钵念起咒语,然后,向着女孩一挥,见有黑烟从体出,围绕女三圈,然后,进入女儿的口中消失。做完这一切,道士说:“好了。”然后,她和女孩的母亲告别而去。

  送走道士,母亲看到女儿奄奄如睡,不久,打呵欠呻吟犹如初醒。她睁大眼睛四处张望,颠病果然好了。接着,她又要洗浴热水,整衣理发,上床抛绣,剪蜡烛读书,比起从前,反而是更加聪明了。

  严母听到外甥女病情好转,就来看望,看到她的举动庄重,真的没有痴态,心里非常高兴,便为严生求婚。女孩的母亲也希望以严生为女婿,于是,她欣然同意了。之后,严生选择吉日亲自迎进家门,她贤明智慧和刘女一般无二。严生很高兴。

  

  一天,姑娘对他说:“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严生笑着说:“你我姨的女儿,为什么这么。可又犯颠了?”她说:“不是啊。我是你的鬼妻如意呀。那道士就是神仙,可怜我无罪,代理我魂,放在这个人的肉体中,所谓借身体而产生的。当时,这女孩的命数该终,而我们两人缘分未断,都是真人的法术造成的。以后,当为他铸造金身,以答谢他的恩典。”

  严生听了,心中更是欣喜万分,她按照妻子的话,铸造道士小佛像供在内室,夫妇早晚虔诚拜。严生的嫂子知道原因后,害怕女儿报仇,就在母亲面前诬陷,说她是妖怪。

  母亲生气地说:“胡说!我姐姐的女儿怎么也说是鬼呢?她几年前疾病颠,许多医生没有效果。不久前,有个道士为他治好,事情千真万确。她不忘他的德行,铸造佛像供奉,理所应当。你可以称之为妖不同!如果说借躯而生,事情太荒诞了,再说,你有什么证据?”

  两个人无言以对,又狡辩称:“道士恐怕不是真仙,不能敬重信任。”母亲说:“为她延治疾病的道士,就是曾经赶鬼的道士。果然她是妖怪,你们为什么要招他来?“二人羞惭而退。母亲更加宠爱女儿,而两位妇女却遭到婆母的疏远。于是,她们更加怨恨女孩。

  一天早上做饭,他们在饼里放了砒霜,想毒死女孩。到两个妇人出来,女孩便将饼换了颠倒,两个妇女不知道的,回家后拿饼各自给儿子吃,结果都被毒死了。两个妻子后悔也来不及了,她们就鼓动丈夫和严生分家。

  严生本是中牟县人,他就移居到河阴广武山的南面。然后,在这里买薄田,建造房屋,然后将母亲迎来,为她养老送终。同时,他们找到刘氏夫妇,然后,将实情告诉给他们,两家往来如同岳父和女婿。他们又把如意的灵柩葬在吹台旁。每到清明等节日,夫妻便一起来到她的坟前,登高远望。二人心中自是悲喜交加呢。

  

  早年间,河南有个书生名叫严恩渥。有一年,他北上京师参加科举考试。谁知走到半路上的时候,天上下起了雨,以至道路湿滑难行。他便到旁边的一个村庄里投宿。

  当他叩响村口一处院落的大门时,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出来迎接。严生说明来意,并恳请老者收留。老者听完后,他对严生说:“小户人家的房屋不多,现后院有几间草房闲置,那里原来是小女起居的地方。一个月前,她去世了,此时,灵柩还停在堂上。客人如不嫌弃,这房子可以借给你住下。”

  严生想离开这个地方,附近便很难在找到住宿之处了,于是,他不得已之下,便答应了。老者在前面领着路,严生跟在后面,一起进到屋内,就见屋内素帏高悬,灵柩睡在中间。卧房内的床品高档有光泽,一应的器具也很是精洁,一看就是姑娘的闺阁。

  安顿好住的地方,老人又为严生杀鸡准备高粱米饭,还安排草料喂马,表现得极为殷勤。及至准备好饮食,老汉陪坐在一旁,他自称姓刘,老年无子,只有这个女儿名叫如意,年仅十九岁,她思维心灵,精通刺绣,可惜,年纪轻轻就得痨病而亡故了,说到痛处,刘翁不觉老泪纵横,唏嘘不已。严生也是感同身受,便不时出言安慰他。

  等老人走后,严生翻看桌几上的书籍,发现都是野史小说编,他知道女孩平时都看什么书了。再看书架上的书籍,大多有一层灰尘。但是,严生看到窗户上的半开的窗帘,奁中剩粉,上面的手印依稀可见,不觉心动,他不由得对女孩的风姿神韵,有了些胡思乱想。

  莲花漏沉沉,严生伏在枕头上,没有丝毫的睡意,忽然,堂中有破裂的声响,声音像是从棺材里传出来。严生静静地听一会儿,室门又响,再看时,佳人已经进入房间了。

  

  接着灯光,严生仔细观瞧,只见女孩生的是桃靥流丹,柳翠眉横,盈盈秋水,顾盼生波。此刻,女孩秀眉微蹙,她声音有些气恼对严生说:“大胆狂生,谁让你谁在别人的床上!难道锦褥上是容你酣睡的吗?”

  严生看得痴了,他说:“香床拂拭洁净,恭敬地等待你。我怎么敢高卧其上,希望在床下侍奉。”她说:“卿那是你叫的,你敢这样叫我?如此轻浮,不如先杀了他。”说着,她就从席底,取出一柄鸾刀,就要刺进他的喉咙。

  严生望着明晃晃的利刃,吓得大喊大叫,女子掷刀笑着说:“懦夫,害怕啦!我不是杀人犯,之所以拿刀要考试,就是去去你的狂妄罢了。你远道而来很疲倦,寄宿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初次会面,你就言辞轻浮?正派的人不应该如此。”

  听她说完,严生连忙陪礼谢罪。女儿解释颜欢笑着说:“像我一样温存的人,最终遭受夭折。命如纸薄,谁又能可怜呢?”严生说:“看到您用过的东西就已觉得心酸,既见仙容,更是倍觉神荡。可惜我没有幸福,不相逢在过去。”

  女孩说:“这不难。我虽然离形,但灵魂不散,还可以侍奉君子。”严生有些踌躇,他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女孩见状,便不高兴地说:“我含羞自荐,已经将感情表露的清楚。你为什么还踌躇?刚才说睹物思人的,不是你吗?”

  严生解释说:“能得到您这样的佳偶,还有什么遗憾?只是仙凡两隔,恐怕被别人议论。”女孩听了,有些如释重负地说:“不妨,请明天同行,伪造娶他乡的人,又有谁知道的?”严生又以自己还要去京城办事,带着女眷,有诸多的不便。可以等到回家的时候,再来迎接她。女孩欣然答应,然后,她出门就消失了。

  严生一夜未睡,秉烛直到天明。到了天亮,刘翁来的时候,严生就把实情告诉他,并且请他放过自己。刘翁听到他说的话,惊讶地说:“小女死后,从没有奇怪,难道他的魂果然回来了?”说完,他就跑去告诉妻子。

  老太太哭着说:“刚才梦见女儿来了,说严生将娶她为妻,请我为他们选择吉日。事情虽然幻妄,但已经死亡的蚕,丝狁不断,情很可怜了。”刘妻说完,就泪落如雨。

  严生看她伤心的样子,也是心中悲楚,但是想不出办法,于是,仍旧向刘翁行辞。此时雨丝渐疏,地上依旧湿滑不堪,老爷子尽情挽留,严生说什么也不留了,他骑着马就走了。

  谁承想,他刚走了五十里,只听得雷声轰隆,暴雨又作,严生急忙跑进一家旅馆投宿躲雨。,就在他脱掉湿衣服,正在灯前烤着的时候,忽然竹帘钩响,女孩探身走了进来,对他说:“我自认为长相还可以,为什么你这么深恶痛绝我呢,以至于让我年迈的父母丢脸?请问为什么。”

  严生说:“婚姻不能随随便便就定的,一定要告诉父母。我回去请示父母,咱们的婚事肯定没问题。如果学习相如、文君那样私奔,即使死了,我也不愿意啊。”女孩说:“干钻洞跳墙的勾当,我也一向鄙视。昨天曾托梦给母亲,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请准备一顶轿子,我跟着你回家。只有一件事恳求你,咱们走的时候要在傍晚,白天太阳光照耀,我实在难以忍受。”

  严生说:“等我回来的时候,立即就办。”女孩说:“我在青陵台旁等你,这里离你家不远,谅不能给你增添累赘。”严生连声称是,女孩就走了。严生来到京城,在这里逗留几个月,都不敢回家。

  有人教他绕路而返,严生觉得主意不错,就跟他走了。一路无话,等他将到家的时候,此时,太阳已经下山了,他一抬头,就见远处天地相接,荒草连天之处,一道靓影等在道旁。

  二人见面后,女孩责备严生爽约。严生下马,连忙以事情办得不顺利为由,苦苦解释一番,女孩怒气才稍微缓解。严生便扶她上马,二人投宿到一家旅馆,女孩与他一起吃住,不异生人。

  当时,严生还没有娶妻。第二天傍晚,准备轿子夜行。把女孩抬到家,拜见了严母与二位嫂子,女孩礼仪整肃。严生说:“自己的妻子病了,怕光照,常常避免烈日。操作必须等待灯下。”母亲信了他的话,便安排他们称呼,女孩便成了严刘氏。

  就这样过了半年,夫妻感情日益深厚。严刘氏侍奉婆婆孝顺,婆婆也很是宠爱她。二位嫂子很羞愧,于是,他们心生嫉妒,便想谋害刘氏。一次,她们假意请刘氏吃饭,席间骗她喝毒酒,但是,刘氏一点事也没有。

  二位嫂子私下议论说:“这个弟妹踪迹怪异,非妖即鬼,你看她半年从不回家,而且不见有亲家人来串门,真是可疑的。”于是,他们就让自己的丈夫,苦苦逼问严生,不得已之下,严生只得以实相告。

  他的哥嫂便将事情告诉给母亲,而且说恐怕不利于严生。母亲很担心,于是派术士请下符咒,结果没起什么效果。这时,有个须发皓白的道士,形貌奇谋,托着钵在门外。有人问道士有什么本事。他回答说:“能擒鬼怪,治疗罕见病。”严生的嫂子知道了,急忙把他请进来。

  

  道士做法在庭院,只见他念起咒语,设置钵在地上。不一会儿,刘氏便从屋里跑出来,样子很狼狈,等到钵前时,她扑在地上,化为轻烟就消失了。严生看见了,心中大痛。

  道士说:“公子不要担心,她的去留自有定数,贫道也是替天行道。“严生一句话也不想说。道士拿着钵就想走,嫂子拿钱酬谢,道士不接受,他说:“你们合伙陷害好人,鬼神难以欺骗。你们好自为之。”说完,他就出门走了。

  从此,严生便终日怏怏不快,有替他说媒的,他是谁都不满意。严生有一个表妹,相貌漂亮,也很聪明,但是,几年前忽然得了疯病。她常常不穿衣服,披散着头发,而且谁也不认识。全家人都很担心她,因为有此疯病,所以,她成年还没有求婚的。

  一天,疯女的母亲站在门外,遇到一个老道士,托着钵向前,自己说能治疗各种疾病。母亲就把女儿的情况告诉他,请求为她治病。道士说:“治疗癫症不难,但女公子好了后,应该尽快为结婚,不然疾病始终不好。”

  疯女的母亲说:“婚姻之所以迟迟未定,是因为孩子得病了。如果然好了,肯定马上结婚。”于是,她领着道士来的疯女面前。只见道士用红笔写了一道符,笔迹形如蚯蚓,然后,烧成灰让疯女吞下。接着,道士又举钵念起咒语,然后,向着女孩一挥,见有黑烟从体出,围绕女三圈,然后,进入女儿的口中消失。做完这一切,道士说:“好了。”然后,她和女孩的母亲告别而去。

  送走道士,母亲看到女儿奄奄如睡,不久,打呵欠呻吟犹如初醒。她睁大眼睛四处张望,颠病果然好了。接着,她又要洗浴热水,整衣理发,上床抛绣,剪蜡烛读书,比起从前,反而是更加聪明了。

  严母听到外甥女病情好转,就来看望,看到她的举动庄重,真的没有痴态,心里非常高兴,便为严生求婚。女孩的母亲也希望以严生为女婿,于是,她欣然同意了。之后,严生选择吉日亲自迎进家门,她贤明智慧和刘女一般无二。严生很高兴。

  

  一天,姑娘对他说:“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严生笑着说:“你我姨的女儿,为什么这么。可又犯颠了?”她说:“不是啊。我是你的鬼妻如意呀。那道士就是神仙,可怜我无罪,代理我魂,放在这个人的肉体中,所谓借身体而产生的。当时,这女孩的命数该终,而我们两人缘分未断,都是真人的法术造成的。以后,当为他铸造金身,以答谢他的恩典。”

  严生听了,心中更是欣喜万分,她按照妻子的话,铸造道士小佛像供在内室,夫妇早晚虔诚拜。严生的嫂子知道原因后,害怕女儿报仇,就在母亲面前诬陷,说她是妖怪。

  母亲生气地说:“胡说!我姐姐的女儿怎么也说是鬼呢?她几年前疾病颠,许多医生没有效果。不久前,有个道士为他治好,事情千真万确。她不忘他的德行,铸造佛像供奉,理所应当。你可以称之为妖不同!如果说借躯而生,事情太荒诞了,再说,你有什么证据?”

  两个人无言以对,又狡辩称:“道士恐怕不是真仙,不能敬重信任。”母亲说:“为她延治疾病的道士,就是曾经赶鬼的道士。果然她是妖怪,你们为什么要招他来?“二人羞惭而退。母亲更加宠爱女儿,而两位妇女却遭到婆母的疏远。于是,她们更加怨恨女孩。

  一天早上做饭,他们在饼里放了砒霜,想毒死女孩。到两个妇人出来,女孩便将饼换了颠倒,两个妇女不知道的,回家后拿饼各自给儿子吃,结果都被毒死了。两个妻子后悔也来不及了,她们就鼓动丈夫和严生分家。

  严生本是中牟县人,他就移居到河阴广武山的南面。然后,在这里买薄田,建造房屋,然后将母亲迎来,为她养老送终。同时,他们找到刘氏夫妇,然后,将实情告诉给他们,两家往来如同岳父和女婿。他们又把如意的灵柩葬在吹台旁。每到清明等节日,夫妻便一起来到她的坟前,登高远望。二人心中自是悲喜交加呢。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