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石药业三年半亏损超36亿 抗癌神药如何破解价格战

时间:2019-09-20 来源:www.cmlm.net

摘要

[建始药业已经失去了超过36亿种抗癌药物,为期三年半。如何打破价格战] Cornerstone制药(苏州)有限公司(2616.HK,以下简称“基础制药”)一直存在于投资者的心中。神秘。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仅仅三个月后,它就获得了1.5亿美元的融资。在2018年中期,基石药业抓住了生物制药公司最高的B轮融资记录;在2019年初,基石药业登陆港股。 (投资者网络)

已经成立三年多的基石行业几乎全部融资,但这并不能使江宁军董事长容易。该公司的研发,现金流和同行价格竞争都是挑战。此外,该公司独特的商业模式,如果有点粗心,可能会被光环覆盖的独角兽拉出祭坛

Kishi制药(苏州)有限公司(2616.HK,以下简称“基础制药”)在投资者心目中始终存在一个谜。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仅仅三个月后,它就获得了1.5亿美元的融资。在2018年中期,基石药业抓住了生物制药公司最高的B轮融资记录;在2019年初,基石药业登陆港股。

兴奋可能会结束。由于公司的发展过程太快,所带来的挑战是不断测试江宁军董事长。 2016年至2019年,基石医药行业累计亏损超过36亿元,扩张规模仍在扩大。另一方面,同行认可的抗癌药物已被列入,甚至是工资战。一家制药公司甚至将明星产品PD-1的价格降低到只有1/3的外国药品。

同时,基于PD-1抑制剂在晚期肝细胞癌等疾病中的临床失败,股价一直起跌,瑞银降低了目标价。

那么,基石行业将如何应对当前的挑战?最近《投资者网》联系了上市公司并收到了该公司相对详细的回复。

“损失现在正常”

制药行业的基石什么时候有利可图?这一直是一个悬疑在基石医药投资者心中的谜。在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没有产生营业收入。通过财务管理,实现其他收入2862万元,同比增长616.42%;净利润为12.36亿元,同比下降72.2%。

Kishi Pharmaceutical表示,“上半年亏损增加主要是由于管理费用的增加。这笔支出达到1.68亿元,同比增长350%。这些费用用于招聘和租赁新办公室。“

如果时间倒退,从2016年到2018年,基石制药行业将分别亏损2.53亿元,3.43亿元和18亿元。那么2019年的年度表现会进一步减少吗?

最近《投资者网》联系了基石制药行业,另一位表示,“我们预计今年在中国和全球将有超过25项正在进行和/或已完成的试验,包括10多项注册测试。目前还没有产品上市。销售,在此期间需要不断投入研发资金,会计损失属于正常现象。“

然而,投资者似乎并不同意。数据显示,基石制药行业上市后仅上涨了一个月左右,从那时起,它已经从3月19日的最高点19.9港元下跌。二级市场一直低迷,目前的股票价格大多在12元左右。

商业数据显示,Keshi Pharmaceutical是一家创新的生物制药公司,专门从事肿瘤免疫药物的开发和联合治疗。它使用VIC模型,即VC(风险投资)+ IP(知识产权)。 + CRO(研发外包)。

WuXi PharmaTech的间接控制

在任何方面,基石制药行业在资本市场上都是一个特立独行的行业。今年2月26日,作为第六家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之一的科士制药开启了香港证券交易所的大门,并在三个月内完成了公司的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2港元,募集资金为22.32亿元。港元。

事实上,在港股上市之前,基石行业已经赢得了市场的关注。 2018年5月,Cornerstone Pharmaceuticals宣布已完成2.6亿美元(约16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并保留了中国生物医药领域最大单轮B轮的记录。

在各种记录的背后,国内CRO(临床合同研究组织)巨头无锡药明康德一度出现。根据该公司的数据,Keshi Pharmaceutical的第一个股东是WuXi Ventures,其持有29.76%的股份。在江宁军董事长加入公司前(2015年12月至2016年7月),诚诚资本是其唯一的原始股东。

毓承资本系原药明康德风险股资部门独立而来的一家投资机构,药明康德董事长李革、首席运营官胡正国两人均为毓承资本的创始合伙人。而药明康德一向以擅长资本运作之术着称,这也就不难理解,基石药业在资本市场上缘何一路畅通。

有着巨头背景加持,基石药业在研发方面同样所向披靡。“今年上半年,基石药业产品管线取得重大进展。”公司方面告诉《投资者网》“公司已有15种专注于肿瘤的候选药物,处于临床前阶段至临床后期阶段。”

“以PD-L1为例,目前公司正在进行PD-L1抗体的5项注册性试验,预计将于2020年在中国提交PD-L1抗体的第一个新药上市申请。此外,公司将在即将在2019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会议中,展示PD-L1抗体在胃癌、食管癌、胆管癌和微卫星不稳定高适应症中的Ib期数据、PD-1抗体的I期数据、CTLA-4抗体的Ia期数据等。”

行业打响价格战

但在外界看来,没有产品在售的基石药业,更多是“徒有虚名”,况且创新药研发充满挑战与坎坷,该公司在资本市场上的成功并不意味着在行业内能够领先。

瑞银近期发表报告称,公司股价表现疲弱,反映了近期全球PD-1抑制剂在晚期肝细胞癌(HCC)等疾病上的临床失败。该行估计在风险调整基础及稍微降低药物估值的情况下,集团的PD-L1抑制剂的新高峰销售额为40亿元,并下调集团目标价,由19.71港元降至17.8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基石药业方面向《投资者网》解释称:“该实验遭遇挫折主要源于其风险较高的单药临床设计。公司正在启动一项针对晚期HCC患者使用PD-1抗体联合标准治疗TKI的全球III期注册性试验;已获批在中国启动PD-L1抗体联合fisogatinib(公司新引进的靶向抗肿瘤药物)用于局部晚期或转移性HCC患者的临床试验。”

据介绍,未来基石药业将有2-3种药品实现上市。但不可否认的是,届时公司将面临更大的挑战,首先是药品定价的问题,目前国内依然是以仿制药为主,新药价格过高很可能导致有价无市。

江宁军也表达过这样的忧虑:“主要的问题是支付从哪儿来?比如肝癌、肺癌患者,每个人需要支付5万美元,500个病人的话,就是2500到3000万美元的支出。这样的创新药走向市场,没人帮你买单,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董事长的担忧不无道理,以PD-1为例,作为一种广谱抗肿瘤疗法,吸引了国内外众多药企入局。截至目前,国内共有5个PD-1药物获批上市,整个PD-1行业竞争进入新一轮的白热化阶段,厂商之间的价格战也在打响。

今年2月份,君实公布了“拓益”的售价,一度拉低行业的平均定价水平。按照年治疗费用来计算,同一适应证的Keytruda年治疗费用约60万元,而拓益的价格仅为18.72万元;今年8月,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公开表示,如果进口药降价,恒瑞PD-1大概率也会降价。

但基石药业尚无法参与同行间的竞争,作为一家新兴药企,研发才是公司的当务之急,基石药业告诉《投资者网》,“目前公司研发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2019年5月,基石药业向台湾食品药物管理署提交了TIBSOVO(ivosidenib)的新药申请,该药是第一个即将获批的治疗携带易感性IDH1突变的复发或难治性急性髓系白血病(R/R AML)成年患者的疗法。”

此外,公司与海外巨头的合作也在密集进行。2019年5月,基石药业与瑞士Numab公司达成一项区域性独家授权协议;2019年6月,公司与拜耳公司达成一项以中国为重点的全球临床合作关系。

对于未来发展前景,基石药业胸有成竹:“基于公司过往成功的融资记录以及机构投资者对公司实力的认可,本公司有信心保证稳定的资金来源。预计2021-2022年本公司将有多个产品陆续获批上市,为公司带来现金流,从而保障公司的可持续发展。”

(文章来源:投资者网)

(责任编辑:DF064)

http://www.sugys.com/bds5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