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妈妈申领生育险案”上海再审释放积极信号

时间:2019-09-20 来源:www.cmlm.net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受理重审请求,重审本案,重新审议相关政策。

最近,这起被称为“国内未婚分娩申请生育保险的第一例”的诉讼有了新的转机。上海高等法院受理了重审申请。

2016年,女子张萌怀孕了,当时她刚刚与男友分手,但决定生孩子。 2017年,当张萌向上海社会保险商业管理中心申请生育保险金时,由于无法在《计划生育证明》之前提供配偶身份信息和结婚证,她无法申请生育保险。之后,她提起了行政诉讼,但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都失败了。

客观地说,根据《上海市城镇生育保险办法》等地方法规,只有“属于计划生育”才能享受生育保险。上海市有关街道和社会保障部门不向未婚母亲发放生育保险,这是以法律为依据,不构成行政违法行为。中国是一个法定国家。在法律,行政法规未修改的情况下,法院难以进行“突破性”判决。这是张萌一审和二审失败的主要原因。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常识,人类情感和现行法律之间的嫉妒也是显而易见的。甚至法官也对张萌表示了善意:一审法官在判决中明确表示诉讼具有“可诉性”。二审法官联系了张萌,希望能帮助他解决法庭外的索赔问题。

这一次,对于张萌的重审请求,如果没有足够的依据,法院可以完全拒绝接受,所以张萌本人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她只掌握了一到两个百分点。然而,上海高等法院成功接受了再审申请,这也发布了一个积极的信号。

《上海市城镇生育保险办法》诞生于2001年,但在这些年里,中国的生育政策经历了“过去30年的巨大变化”。面对人口红利和人口老龄化急剧下降,人口政策也有管理,逐渐转向生育“服务”。这也要求职能部门完成转换的作用,需要相关政策完成调整,形成协同效应,避免制度惯性,政策修订不及时形成。

例如,对于未婚分娩问题,国家层面有一个成熟的解决方案。国务院办公厅于2016年初发布《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对非婚姻非户籍人员,监护人可依靠《出生医学证明》等文件,按照自愿与父亲的政策和母亲,申请永久居留登记。

这项政策是真诚的,可以延伸到生育保险。 20世纪90年代,劳动部门推行了生育保险。系统设计的初衷是“维护女性员工的合法权益,确保她们在出生时获得必要的经济补偿和医疗保健”。与人口管理的关系并不大,而是女工诞生的福利。只是在实施过程的后期才将这种纯粹的福利加入到许多人的“管理”责任中。

如今,人口的“管理”已经松动,捆绑在其中的相关政策和利益也有必要回归到设计的初衷。通过本案的“重审”,生育保险的“底层逻辑”也可以重组。虽然生育保险支付的主题不高,但它代表了政策的方向和个人权利的保护。这次,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接受了再审请求,这不仅是对案件的重新审查,而且是对相关政策的重新审议。预计此次重审将煽动更广泛的生育保险改革,以便这些未婚母亲也能享受政策保障和制度保障。

□许明轩(法律工作者)

http://www.whgcjx.com/bdsh9/9IC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