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这个最山头的地方,曾经非常贫困,但这里有一段路却非常出名

时间:2019-10-05 来源:www.cmlm.net

  2019 闻道故事

  

  我爸的老家在深山里,少时要走很长的路才能到。这个村庄叫后井,没几户人家,附近的岩头以及三条华就不同了。我不在这出生长大,只是偶尔跟着爸爸回来看爷爷。那时,几个兄弟都住在一个木房子里,记得左边的是小叔家,右边是大伯家,楼上有一间是爸爸的,还有个二叔很早就过继给亲戚家,他住在南院。还有个姑妈,是在洲岭的,如今年纪很大了,记不大清事情,有一次去看她,我说我是米飞,她摇了摇头,早些年,把好吃的都留给我。

  

  少时回到这个小山村,爸爸时常会指着那山那田那林子,说是我们的。每每回到这,就会觉得自己很富有,看山看水看自家的田园,如今回得少,但还记得那几棵一起栽下的果实,田边的栗子树、李子树、梨子树、樱桃树,如今阿平哥哥他们与时俱进,又多了猕猴桃、西瓜……门前的这块地,有几年是种水稻,如今是一莲花池,这一次爸爸带了一大袋莲子过来,叫煮着吃。

  

  扯着扯着又有点扯远了,今天想说的是二叔所在的南院,这后井村呢,有时被划到洲岭,有时又被划到南院,如今又归后者了。

  

  二婶烧得菜好吃,去得不多,但印象深刻。番薯的梗加点糖、醋、姜,很美味;她烧得面加两荷包蛋,连汤都被我喝得不剩;印象中比较深刻的还有那猪脚加黑豆煲……每到这来,总有肉吃,那鱼是来自溪涧里的,知道我喜欢螺蛳,也是满满一盘。再后来,有点不喜欢她的原因是,她说如果她有女儿的话,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女孩子不要读那么多书,可早点为家里分担点。

  我们家俩姐妹,他们家三兄弟,长辈们还正儿八经讨论过置换的,我是老大,要换的话换妹妹概率大些。耳根软的爸爸差点被说动了,后来被妈妈拽了回来,自己的才是好的。这也是后来我们听说的,至于之前到底到哪个度也不知道,爸爸偶尔会提及,他把我们当男儿养,要好好学,要比男孩子还要出色。爸爸也是爱赶潮的人,镇上第一自行车、第一彩电、第一录像机……从小到大,帮我们拍了不少照片,还这家送几张那家送几张,后来搬家搬了好几回,留下没几张。二婶家还有好几张我们姐妹俩的照片,还想着再去看看还在不。

  这次路过南院,是从传说中最难走的豆腐岭,同行的他说,早些年他开卡车,由于装载的货物太重,这里太陡,曾经车头翘天,那次吓坏了。我们到南院来,是去看看他所说的曾经最长的一段直路,就是南院的这一段,这是30年前司机唯一可以飙一下的公路,现在看上去已经非常寒碜。在往南院的路上,看到路边的好多上了年纪的大树被砍,心疼,不知是为何,你知道吗?

  

  

  二叔原本是姓陈的,后改为姓毛,三个堂兄弟都比我小,都是崇字辈的。大的大学读的是建筑类的,据说发展不错;小的在罗阳开了家电脑维修店;中间的交集不多,没细问。

  这里有很多矿山,曾经我家也买了一个,话说爸爸没这财运,瞄不准,貌似没开采就转让了。这里主要出花岗岩,早些年很便宜,现在也翻倍了。好几次路过这,都未停留,那工作中的粉尘漫天。今天到这,是歇着的,小伙伴们让我在旁来几张,我还是觉得有点怕怕。这几栋房子倒是我所喜欢的,很有年代感,那时二叔家的房子也是这样的窗户。

  这路旁就是田园,密密麻麻的,都是作物。玉米快熟了;那是芋头,有次我妈叫我刮皮,奇痒无比;那姜加点酒糟、醋、糖,成了我喜爱的零嘴;这稻田比别的地方要来得绿……

  在老家短短的时间里,想说的想写的很多很多。记忆的阀门一经打开,涌现出来的是一个个人、一段段往事……

  

  

  

  

  

  

  

  

  

  

  

  

  我爸的老家在深山里,少时要走很长的路才能到。这个村庄叫后井,没几户人家,附近的岩头以及三条华就不同了。我不在这出生长大,只是偶尔跟着爸爸回来看爷爷。那时,几个兄弟都住在一个木房子里,记得左边的是小叔家,右边是大伯家,楼上有一间是爸爸的,还有个二叔很早就过继给亲戚家,他住在南院。还有个姑妈,是在洲岭的,如今年纪很大了,记不大清事情,有一次去看她,我说我是米飞,她摇了摇头,早些年,把好吃的都留给我。

  

  少时回到这个小山村,爸爸时常会指着那山那田那林子,说是我们的。每每回到这,就会觉得自己很富有,看山看水看自家的田园,如今回得少,但还记得那几棵一起栽下的果实,田边的栗子树、李子树、梨子树、樱桃树,如今阿平哥哥他们与时俱进,又多了猕猴桃、西瓜……门前的这块地,有几年是种水稻,如今是一莲花池,这一次爸爸带了一大袋莲子过来,叫煮着吃。

  

  扯着扯着又有点扯远了,今天想说的是二叔所在的南院,这后井村呢,有时被划到洲岭,有时又被划到南院,如今又归后者了。

  

  二婶烧得菜好吃,去得不多,但印象深刻。番薯的梗加点糖、醋、姜,很美味;她烧得面加两荷包蛋,连汤都被我喝得不剩;印象中比较深刻的还有那猪脚加黑豆煲……每到这来,总有肉吃,那鱼是来自溪涧里的,知道我喜欢螺蛳,也是满满一盘。再后来,有点不喜欢她的原因是,她说如果她有女儿的话,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女孩子不要读那么多书,可早点为家里分担点。

  我们家俩姐妹,他们家三兄弟,长辈们还正儿八经讨论过置换的,我是老大,要换的话换妹妹概率大些。耳根软的爸爸差点被说动了,后来被妈妈拽了回来,自己的才是好的。这也是后来我们听说的,至于之前到底到哪个度也不知道,爸爸偶尔会提及,他把我们当男儿养,要好好学,要比男孩子还要出色。爸爸也是爱赶潮的人,镇上第一自行车、第一彩电、第一录像机……从小到大,帮我们拍了不少照片,还这家送几张那家送几张,后来搬家搬了好几回,留下没几张。二婶家还有好几张我们姐妹俩的照片,还想着再去看看还在不。

  这次路过南院,是从传说中最难走的豆腐岭,同行的他说,早些年他开卡车,由于装载的货物太重,这里太陡,曾经车头翘天,那次吓坏了。我们到南院来,是去看看他所说的曾经最长的一段直路,就是南院的这一段,这是30年前司机唯一可以飙一下的公路,现在看上去已经非常寒碜。在往南院的路上,看到路边的好多上了年纪的大树被砍,心疼,不知是为何,你知道吗?

  

  

  二叔原本是姓陈的,后改为姓毛,三个堂兄弟都比我小,都是崇字辈的。大的大学读的是建筑类的,据说发展不错;小的在罗阳开了家电脑维修店;中间的交集不多,没细问。

  这里有很多矿山,曾经我家也买了一个,话说爸爸没这财运,瞄不准,貌似没开采就转让了。这里主要出花岗岩,早些年很便宜,现在也翻倍了。好几次路过这,都未停留,那工作中的粉尘漫天。今天到这,是歇着的,小伙伴们让我在旁来几张,我还是觉得有点怕怕。这几栋房子倒是我所喜欢的,很有年代感,那时二叔家的房子也是这样的窗户。

  这路旁就是田园,密密麻麻的,都是作物。玉米快熟了;那是芋头,有次我妈叫我刮皮,奇痒无比;那姜加点酒糟、醋、糖,成了我喜爱的零嘴;这稻田比别的地方要来得绿……

  在老家短短的时间里,想说的想写的很多很多。记忆的阀门一经打开,涌现出来的是一个个人、一段段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