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鞋王百丽靠运动鞋翻身?滔搏国际上市 市值574亿港元

时间:2019-10-16 来源:www.cmlm.net

?

在私有化退市两年后,曾经的“一代鞋王”百丽,分拆旗下运动板块业务重返资本市场。

10月10日,滔搏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滔搏国际”,HK)正式登陆港交所,发售价定为8.50港元,全球发行9.3亿股。上市首日,滔搏国际就受到资本市场青睐,收报9.25港元/股,盘中最高触及9.50港元/股,总市值达到574亿港元(约合520.73亿元人民币)。

574亿港元,甚至超过了百丽国际在2017年私有化退市时531亿港元的市值。

根据招股书显示,在2016至2019财年(财年截至当年的2月28日),滔搏国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6.9亿元、265.5亿元和325.6亿元,经调整年度利润分别为15.38亿元、18.10亿元和22.36亿元。以此计算,滔搏国际的营收增长率均达到20%以上,利润率也分别达到17.7%和23.5%。

中国最大运动鞋服零售商:全国超8000家门店

据咨询公司Frost&Sullivan的数据,以2018年零售额计算,滔搏国际作为百丽国际的运动板块业务,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运动鞋服零售商,市场份额约为15.9%,在全国拥有8372家直营门店,并与耐克、阿迪达斯、彪马、匡威、威富集团品牌(包括Vans、The North Face、Timberland)、锐步、亚瑟士、鬼冢虎和斯凯奇合作。

其中,耐克和阿迪达斯是P&B International的主要销售品牌。商店数量占Pace International拥有的单品牌商店数量的80.1%,并且连续第三年的销售额占总销售额的近90%。根据招股说明书的资料,滔国际国际已经与耐克合作了20年,并且是耐克在全球的第二大零售合作伙伴和客户。通过与阿迪达斯的15年合作,它是全球最大的合作伙伴和客户。

就特定商业模式而言,PB International已与该品牌签署了零售协议,以从该品牌购买运动服产品,以转售给消费者或分发给下游零售商。

风险提示:90%的收入来自耐克和阿迪达斯

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和主要收入来源迫使我们将公司与耐克和阿迪达斯的关系纳入招股说明书的风险因素。

截至2017年,2018年,2019年2月28日和2019年5月31日,耐克和阿迪达斯的销售收入分别占总销售收入的90.0%,89.4%和87.4%。和88.8%。

在招股说明书中,滔国际国际还提到该公司依靠一些品牌合作伙伴(尤其是主要品牌)提供他们出售的产品,因此它与品牌合作伙伴保持了良好的关系并续签了现有的产品。零售协议对业务增长至关重要。零售协议的期限通常为一到五年,通常根据双方之间的谈判进行续签。品牌将考虑公司在合同期内的先前销售业绩,是否遵守其一般政策和程序,品牌的总体市场环境和总体发展战略。 PB International无法保证与品牌续订零售协议或公司条款续约。

此外,滔国际国际还指出,该公司对其合作伙伴的产品设计和开发控制有限。运营的成功部分取决于品牌合作伙伴产品的受欢迎程度以及公司是否可以购买足够数量的产品。此外,滔国际国际严重依赖该品牌的营销能力,任何负面的营销活动都可能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一代鞋王”百丽:曾经的万家店,市值1500亿

根据百丽国际的官方网站信息,百丽品牌于1978年成立,并于1991年成立了深圳百丽鞋业有限公司,生产鞋类产品,随后扩展到在中国各地批发和销售鞋类产品。市场。在随后的几年中,百丽通过公司的成立和收购,总共拥有15个自有品牌,如斯加图,天美依,TATA等。

百利鞋业有限公司历来风平浪静,也被评为2005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财富企业。根据万德(Wind)汇编的数据,百利鞋业2005年至2006年的收入增长达到98.91%和260.66%,净利润增长分别达到212.92%和315.80%。在乘数增长的势头下,百丽国际在2007年5月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市值为510亿港元,成为中国女鞋业最大的股票。

在年度报告的第一年,公司创始人之一,董事长郑耀致股东的信:我们的团队仍然充满朝气,工作热情和欣喜。因此,我对集团业务的发展充满信心。我相信集团的明天会更好。

上市后,百丽国际扩大了业务范围。 2010年,百丽国际(Belle International)拥有超过10,000家门店,并加入了恒生指数。 2013年,百丽迎来了最辉煌的时刻,市值超过1500亿元,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鞋类和服装零售商。

百丽的跌宕起伏:撤离市场一年前关闭了700家商店

但是在互联网冲击之后,一直坚持离线思考的百丽品牌曾经陷入困境。根据2013年至2017年的数据,在过去五年中,百丽国际的收入增长仅为个位数,净利润也在猛增。

之后,百丽旗下的品牌就陷入了频繁关店的局面,直至百丽国际退市前的最后一份财报显示,2017财年(2016年2月29日至2017年2月28日),该公司在中国大陆市场减少鞋类自营零售网点700家。

10年前曾对股东说相信公司明天会更好的郑耀,在2017年的年报中写道:面对鞋类业务的困境,本人心情十分沉重.为了保证本集团长青发展,全面启动战略性转型已经迫在眉睫。

但“二次创业”并没有到来。2017年4月底,百丽发布公告,宣布由高瓴资本集团、鼎晖投资以及百丽国际执行董事组成的财团,向其提出私有化要约,总收购价531亿港元。百丽国际的两大创始人董事局主席邓耀和首席执行官盛百椒均未参加私有化,将手中持有的百丽股份全部出售。

如今两年后,百丽旗下运动鞋服业务实现港交所的独立上市,意味着百丽国际重返资本市场。

滔搏国际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目前滔搏业务与百丽国际集团其他业务界限分明,业务处于不同发展阶段,且商业模式不同,滔搏的上市将有利于公司整体发展战略。目前滔搏国际的控股股东为百丽国际,百丽国际最终由智者创业(百丽集团高级管理团队)、HillhouseHHBH(高瓴资本)及SCBL(鼎晖投资)分别持有46.36%、44.48%及9.16%股权。

运动鞋服的机遇:资本市场愿意给予溢价

不仅百丽境遇不佳,一批老牌女鞋品牌也在苦苦挣扎。曾在中国市场占有率接近20%的达芙妮,从2014年至2018年连续四年亏损,市值相比最高时缩水超过95%;也曾是中国“真皮鞋王”的富贵鸟在今年破产退市后,又再遇首次资产拍卖流拍情况,不得不将破产资产打八折再次上架。

一批传统皮鞋品牌的困境,也一定程度受到了运动风潮对鞋服的影响。

安信证券的研报显示,2018年中国运动鞋服零售市场的零售总额达到2357亿元,四年复合年增长率为12.8%,预计2023年达到3923亿元。

瑞银大中华区消费品行业研究主管彭燕燕也表示,“在调研的消费者中,愿意在非运动场合穿着休闲服饰的比例是14%左右。可以看到在所有消费者当中,中国消费者在非运动场合穿着运动服饰的需求也是非常强劲的。”

其实,从百丽国际退市前的财务表现,就可看出皮鞋和运动服鞋品类的此消彼长。

2017财年百丽国际的收入增长2.2%至417亿元,传统鞋履收入则下滑10.0%至189.6亿元,而运动和服饰业务收入增15.4%至227.5亿元,其中耐克和阿迪达斯的销售额增长率为14.2%。虽然2017财年,百丽旗下鞋类自营门店关闭700家,但同时新增运动、服饰自营门店543家。

可以明显看到,传统皮鞋品类和运动产品走向了两级。在最新的招股书中,滔搏国际也指出,资本市场对于运动鞋服行业的增长潜力愈加认可并给予溢价。自2017年6月百丽国际私有化以来,中国运动鞋服相关公司的估值显着上升。

(责任编辑:赵金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