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草之中蕴藏的“密电码” ——读李志敏草书

时间:2019-10-23 来源:www.cmlm.net

?

作者:王浩雷国满

有这样一种书法,打开了20世纪的书法史。每个人都长期专注于书籍。经过多年的沉寂,书的风格和通往草丛的独特野草越来越受到各行各业的重视和尊重。他是李志敏。

突破世俗美学

样式是书法的气质和魅力,是书法美学的主要标准。书法风格是建立在“古代”的基础上的,其风格又高又古老,是李志敏野草的一大特色。中国书法学会名誉理事长沉鹏在看到《现代书法艺术作品集》的作品后,给李志敏写了一封信:“这本书很棒,这是本书的一流作品。”

野草风格如何“精致”?李志敏认为:“集中精神,自由裁量权,老师,物质,内心,形象的实现,然后进入草书的好奇心。”汉唐时期的习俗,将草引入草丛,前几代人的经典铭文都涉及“取”,“心”,“追逐”和“忘却”这两个方面,从而创造了一本融合了精神的高贵书。他的发帖方法也很独特。例如,当林华硕《大草千字文》采用“法律法则”时,他努力使自己与原始形状相似。在《自叙帖》时,张旭《断千字文》的笔法与怀苏《自叙帖》合并在一起。作为一种方法,即“使用钟摆法来书写疯狂的结”,这种方法可谓是独一无二而空前的。同时,他的思想深处有强烈的变化感。他倡导笔墨世代,重视古代人和教师,尊重传统和超越传统,肯定自己,否认自己。无论是笔法,打结,墨迹法还是章法,他的野草探索都充满了超越传统并突破自我的宝贵尝试。他的作品是多方面的,其收藏的签名也极为多样。

这是本书中可以移动的终极作品。

雍雄曾说:“这本书是一幅心画”,李治民还认为:“这是书中能够动人的终极之本”,意思是书法的最高境界是彰显心灵。书法家。心脏伤透了心,充满了心灵。所谓“书就像花的心,但比没有花的花更好”。李志敏具有“高师”的风格。他是一个有真正气质的书法家。他疯了,充满激情。在提起笔之前,他站在纸上。一旦图像出现在胸部,所有的头脑就会倾倒在底部,笔将笔直地一口气拿走。在那之后,我把钢笔合二为一,在艺术领域里我开心地微笑着跳舞。

草最有可能反映书法家的心。李志敏的气质和书风离不开他的生活经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他曾在武昌艺术学院学习山水画。在此期间,他还参加了我们党的“地下工作”,后来修改了法律,并全年教授北京大学。在1950年代,他屡屡跌宕起伏,生活在贫困中。他住在北京大学的内阁大楼里供单身老师使用。 1976年,他的两个挚爱的女儿被埋葬在唐山大地震中。中国图书协会会员,学术委员会委员张欣多次谈到李志敏一生的不幸。他说:“因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李志敏的书法有些尴尬,急切甚至尴尬。书法是一种情感因素。直接结合形式美,只有那些能在作品中表达自己独特感受的人才能做到。李志敏无疑是一个有自己个性的书法家。”可以说李志敏是真实的。将生命融入书法自由领域的书籍可能只会在野草的创作中找到自己的情感依恋和生命的寄托。

大字符和野草的图案无处不在

书法家可以留在书法史上,并最终依靠作品来讲话。在整个20世纪,草书的世界只不过是右撇子,毛润芝,林三芝等人。但是,于有仁和林三芝的草书属于草类,还没有进入野草领域。尽管草书有疯狂的气息,但它们却杂乱无章。李志敏走上了“纯草”之路,创造了一种独特的书本风格,启发了草,填补了本世纪的空白。尽管他在法律教学中使用的钢笔讲义写在草丛中,但他写给朋友的小草书信的信也显示出大字样。

将草引入草丛是拓片组合的高级形式。其核心是将渭北风格引入草书,特别是野草,这在书法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和学术价值。李志敏不仅率先提出了反省草的命题,而且还进行了宝贵的探索,并将北be之强笔和开阔的圆笔嵌入野草的创作中,使其相互融合。在草书中引入了刻墨的咸墨和热墨法,形成了张力更大,对比度更大,对比度更强的墨水风格,注重笔墨技术和“曲,藏,和,圆”的情感。 “气,神和环境的精神是简单而简单的,带有两边和圆圈,是互补和密集的,结构是自然的,丰富了当代草书的形式和风格。

在对书法的探索中,李志敏发展了“干而连续”的技术并将其推向自由的境界。他的干刷在连续的中心扭曲中没有分散,连续或脆弱。 “连续体”的实践创造了另一种狂草风格的“散书”,每个单词就像一个“点”走,每个线段都有“缩小线变点”的趋势,并观察整个作品就像点舞一样,这在草书写作的历史上是开创性的。此外,他还回顾了以前书法家偏爱单一趋势和“左高低右”字样的书写习惯,即通过“水平起飞”和“纵向起飞”交替改变单词潜能,辅以“左高右下”带有“左低下和右高”的字体姿势使手势比通常的尺寸更大,并且更自由地实现了空间上的摇摆和笔。

选择草后,我选择了寂寞。疯草高高地寡居,同伴很难相处,但正是“密法”揭示了书法家的内心世界。李志敏死前说:“我不在乎现在,我在乎三百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