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梁换柱 医院POS机成了他们的“提款机”

时间:2019-09-11 来源:www.cmlm.net

原标题:偷了专栏,医院POS机成了他们的“取款机”

医院收费站的POS机被秘密更换,所有医院信用额转入私人账户,不到一个月就卖掉了739万元。近日,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庭首先判处蒋和曾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13年并对其处以罚款。

偷POS机盗窃医院收入

2018年4月8日,永州市公安机关接到永州市某医院的报告,声称有人在医院的收费站偷了POS机,然后偷了医院的医疗收入。第二天,犯罪嫌疑人江被捕并被绳之以法。

经过调查,蒋先生是常州市信用卡服务公司的负责人,负责银行商户POS机的安装,维护,更换和升级。永州的一家医院是该银行的客户。因为他觉得自己从事的是夕阳产业,所以江向员工抱怨缺乏发展前景,并提出辞职的想法。

2018年2月,江先生联系了曾某,让曾某打开一张银行卡绑定POS机作为结算账户,用来通过信用卡赚钱。同年3月8日,永州某医院住院部门的POS机出现故障,医院通知蒋某更换。第二天,江和曾来到医院。 Zeng去了收费站用一台绑定到他银行账户的无线POS机取代有故障的POS机。由于医院收银员提出无线POS机很容易中毒,于3月12日,Zeng将无线POS机改为有线POS机,该机器绑定到另一个银行账户。

在2018年3月12日至4月8日期间,曾先生的两个银行账户共收到POS机信用卡交易739万元。

事发后在东窗发生破坏的证据

根据曾梵志的忏悔,江和他的分工非常明确。曾先生提供了两张银行卡和身份证申请江某的POS机,并到医院的内部收银台取代POS机。江负责申请POS机。修改业务名称等。

提交二者的方法非常简单。在曾某将银行卡绑定到POS机之后,江将把绑定到银行卡的POS机的账户名称改为医院,并利用自己的权限引出医院的POS机。失败的时候,医院告知蒋他要修理和更换,曾某去更换POS机。

“江给了我医院的水流量和金钱。当时,我欠了很多钱,没有收入来源,所以我和他一起做了这件事。”为了盗窃,曾承认。医院的付款不断记入曾梵志的银行卡。曾曾从不同的银行柜台或自动柜员机取出现金,并将一半的钱交给江。

2018年4月8日,曾在得知医院发现问题后,曾向江发信息,告诉他“发生了意外”。之后,江某赶到医院,以医院的名义更换POS机名称的POS机,将更换的POS机扔进河里并将其摧毁。

“事发当天中午,我给江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说出了问题,在我收完信息后,我丢失了手机卡。”曾承认他知道犯罪并想关闭他的手是违法的。

被告“零认罪”仍然被定罪

在Zeng到达案件后,他承认他和江共同协商了在医院收费站偷POS机的过程,从医院偷钱并收钱。

在江某到案后,他承认曾为曾梵志处理POS机,并非法允许不是公司员工的曾先生更换医院的POS机,并按照说明销毁了POS机。曾曾拒绝承认他的伴侣。被盗的医院POS机窃取财产的事实也拒绝解释钱的下落。

根据检察官的说法,“零供认”不是没有供认的供词,而是没有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承认其执行或参与犯罪行为的供认。一个是犯罪嫌疑人否认他犯了罪;另一个是犯罪嫌疑人只承认自己的行为,但否认他故意主观地犯下了犯罪行为。蒋某属于第二种情况。

在这方面,检察官调查江某的辩护情况,核实曾某声明的内容,确认江某和曾某有共同犯罪的意图和行为。一方面,江泽民在犯罪前经常接触,违反了公司的明确规定,披露了工作机密,让非公司人员曾取代POS机,并在事故发生后销毁了用于犯罪的POS机;另一方面,根据江的工作记录和制度规定,他们的工作业绩和佣金应该在公司管理部门。填写登记表,并在系统中附上工作证据,但既不记录系统更换医院POS机的工作,也不报告工作费用。

法庭听证会后,江某和曾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公司和单位的管理漏洞,采用更换POS机的方式窃取医院的诊疗收入。金额特别大,构成盗窃罪。在共同犯罪中,他们都扮演主要角色,是主犯。如果曾某在到案后真实地承认了自己及其同谋的主要罪行,可以依法轻视。最后,法院作出了上述判决。

“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如果被告没有供认并且证据充分,被告可以被判有罪并受到惩罚。只要证据充分,任何供认或动机都不会影响定罪。检察官(张银凤王向军介绍唐代)

(编辑责任:杨佳佳(实习生),沉亚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