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出口风潮给产地果农带来的市场错觉

时间:2020-01-09 来源:www.cmlm.net

去过尼泊尔的人都说那里是宗教天堂。该国86.2%的居民信奉印度教,7.8%的居民信奉佛教,3.8%的居民信奉伊斯兰教,其余2.2%的居民信奉其他宗教。今年我想告诉苹果投机者,如果有人认为尼泊尔是一块风水宝地,他的名字将被刻在这片沼泽竖立的墓碑上。前往东南亚和尼泊尔的车队尚未离开生产区。当地苹果经销商再也无法忍受了。通过微信群发和电话联系,他们统一购买了65#小水果。半个多月来,价格从当地的0.8元飙升至1.2元,相当于1.5元/公斤的最低价格。

对于产区的果农来说,运输和抢夺货物应该是件好事,但今年的全国苹果产量是高产的‘一年’,不愿意出售的心理也不好。在某种程度上,商品的压榨和投机热误导了产区的果农。仅从价格概念来看,产区的果农心中也有一个杆秤,65#小水果的价格自然成为今年苹果库存的参考价格,这比我想象的还要高。按照0.5元/公斤的逐步提价,70#的起价高于2.5元/公斤,而纯红色或山货的价格预期更高。加上果农强烈的个人情感带来的侥幸心理和平行心理,价格调整和不情愿的销售被理顺了。

在正常年份和正常节奏下,苹果从采摘到储存都被源源不断地送到市场。市场价格被反馈给生产区。客户根据利润空间调整苹果上市的速度和节奏。今年,苹果的年产量是从花蕾中培育出来的。然而,价格似乎被上半年水果的“最高”价格吓到了。生产区的采购价格一度趋于合理。然而,市场的销售价格几乎没有给客户任何利润空间,运输速度也是可以预测的。前几年,在元旦的早些时候,产区苹果总产量的10%以上将自行上市。今年,除了用塑料袋采摘水果,还没有股票上市的消息。市场很安静,生产区也很安静。来自产地的商人和水果种植者都押注元旦市场,默默地梦想着赚钱和卖高价。

据报道,今年中国苹果出口量将恢复增长30%左右,达到105万吨。不管增长如何,仅今年的出口量在2016年就不到132万吨,在2017年不到133万吨。用超过130万吨的苹果出口量来对应中国超过4600万至4800万吨的苹果总产量是毫无意义的。出口创汇是一个概念。销量是另一个概念,中国苹果能够在国际市场上占据相对较高比例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定价权。中国的苹果出口主要是低价产品。就出口价格而言,中国苹果出口价格不仅低于发达国家,也低于发展中国家。当105万吨低价苹果的订单被分配到所有主要苹果产区时,65#小水果只能成为主流,而不是唯一的一个,因为仍然有价格低于65#小水果的轻型水果、薄膜袋等苹果品种。当苹果的出口订单推动销售的时候,有没有人想过进口苹果的订单会在销售过程中扰乱国内苹果的视线,一旦这些低于出口量的进口苹果进入市场,所占据的消费区域终究还是苹果的消费群体。

在这个地球上每个人都知道的苹果“年度”生产年,销售是参与水果生产的每个人最关心的问题。当然,强调苹果的质量是与价格最直接相关的。只要交易存在,我们不仅在今年强调质量。苹果的品质在三个方面毫无意义:一是成熟采摘期苹果的外观,包括树冠形状、背景颜色和着色程度,在生长过程中经过一定的管理和栽培;其次,在包装过程中

当苹果“全食全收”的趋势在产地开始时,出口商家的目的地是东南亚和尼泊尔等对苹果价格特别敏感的国家和地区,享受补贴政策的折扣和当地货币贬值带来的差价。当地商人挤压货物并囤积货物,他们把想法转移到有出口资格和意图的公司或商人那里。我估计,像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一样,最先在尼泊尔引进中国苹果的商人感受到了掘金的滋味。当大多数人带着挖金子从苹果中赚钱的想法去尼泊尔的时候,他们会被停在路边的苹果埋在异国他乡吗?

尼泊尔不是黄金产地。虽然通过出口赚取外汇很诱人,但尼泊尔的常住人口没有重庆多,除了贫穷和落后。当越来越多的人把苹果出口到尼泊尔作为一项有利可图的生意时,无论是尼泊尔的海关还是苹果消费者,都肯定会对进口到尼泊尔的苹果质量提出一定的要求。虽然尼泊尔人民的消费保持在一定水平,但苹果行业购买和囤积商品的现象不仅对其合理管理不负责任,而且误导了产区果农不情愿的销售情绪,从而错过了最有效的装运时间。(农产品期货网特约分析师郭奇伟,,请注明转载来源)

youtube.com